​胡永鹏:西北汉简所见居延令系年初编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9-01-11 06:49:02

  西北漢簡所載人物多爲軍事組織(含屯田系統)的各級官吏與士卒,亦有一部分爲西北邊郡郡縣的長吏及屬吏。以往的研究成果對漢簡所見敦煌太守、居延都尉、甲渠候、肩水候等進行了整理或繫年工作。[1]關於居延、觻得等縣廷長吏的整理工作,由於相關材料較少而未能深入。[2]隨著肩水金關漢簡的陸續公布,[3]關於居延令、丞的資料日益豐富,爲深入進行繫年研究提供了條件。在此,對漢簡所見的居延令進行初步整理。繫年方法上,主要依據李均明、劉軍先生的總結,以紀年簡所載的某一人名爲中心進行簡牘的集中排比,據紀年、職務、共存人物等信息加以推證,“繫聯出若干同時代或年代相近的簡牘群”,從而考定相關簡牘的具體年代或大致時代。[4]

茲將西北漢簡所見居延令排列如下:

1.居延令勝之:元康二年(公元前64年)

(1)元康二年正月辛未朔癸酉,都鄉嗇夫

當以令取傳,謁移過所縣道河

正月癸酉居延令勝之丞延年  《居》213.28A+213.44A[5]

印曰居令延印。  《居》213.28B+213.44B

勝之是已公布的漢簡中所見的最早的居延令。下列諸簡亦載有居延令勝之。

2九月甲寅居延令勝之 《金關(壹)》73EJT7:166A

印曰居延令印  《金關(壹)》73EJT7:166B

3二月乙丑,居延令勝之、守丞右尉可置[6]   

《金關(貳)》73EJT21:254

(4)七月壬子居延令勝之丞延年移肩水金關出來復傳入如律令

《金關(肆)》73EJT37:1478+406[7]

簡(3)中的“守丞右尉可置”又見於地節三年簡《金關(貳)》73EJT24:269A以及可考證爲地節元年簡的《金關(貳)》73EJT21:56。元康元年簡《金關(叁)》73EJT25:15A所載居延守丞右尉名充國。故簡(3)的年代大概不晚於元康元年。釋文中缺釋之字可能是“十”。若然,宣帝本始、地節年間與“十二月乙丑”相合者有本始元年和地節三年、四年。結合上舉簡73EJT24:269A73EJT25:15A的年代,可推知該簡屬地節年間的可能性較大。如果以上推測不誤,勝之的任期可上延至地節年間。

與勝之同簡的居延丞延年又見於地節三年簡《金關(肆)》73EJT37:519A等。

2.居延令弘:五鳳三年(公元前55年)、五鳳四年(公元前54年)、甘露二年(公元前52年)、甘露四年(公元前50年)

(1)五鳳三年十月甲辰朔癸酉,西鄉嗇夫安世敢言之。隴西=(西西)始昌里知實自言以令占田居延,以令予傳。與大奴謹從者平里季奉

家市田器張掖、武威、金城、天水界中,車一乘、馬二匹。謁移過所河津關,毋苛留止,如律令,

敢言之。

十月癸酉,居延令弘、守丞安世移過所如律令。 /掾忠、佐定。 

《金關(肆)》73EJT37:524

(2)五鳳三年十二月癸卯朔庚申,守令史安世敢言之。復作大男彭千秋故陳留郡陳留高里,坐傷人,論。會神爵四年三月丙辰赦

令。復作縣官一歲十月十日作日備,免爲庶人,道自致。謁移陳留過所縣道河津函谷關,毋苛留止,如律令,敢言之。

十二月庚申,居延令弘、守丞安世移過所縣道河津函谷關,毋苛留止,如律令。掾守令史安世。  《金關(肆)》73EJT34:6A

章曰居令延印。  《金關(肆)》73EJT34:6B

(3)鳳四年四月辛丑朔甲寅,南鄉嗇夫□敢言之。□石里女子蘇夫自言夫延壽爲肩水倉丞願以令取

居延□□□與子男□葆延壽里段延年□□所占用馬一匹、軺車一乘。·謹案戶籍在鄉□

夫□延年皆毋官獄徵事當以令取傳敢言之

四月□□,居延令弘移過所如律令 / 佐定

《金關(貳)》73EJT23:772A

居延令印。    《金關(貳)》73EJT23:772B

該簡年號殘失前一字,可據年數、月朔考定爲五鳳。“四月□□”“居延令弘”原釋文缺釋。“居延令”三字可據圖版殘存字形及簡背的印文記錄補出。“弘”字圖版作,可與73EJT6:81A)、73EJT9:152A)等完整字形比較。

4)五鳳四年八月己亥朔己亥,守令史安世敢言之。遣行左尉事亭長安世逐命張掖、酒泉、敦煌、武威、金城郡

與從者陽里鄭常富俱乘占用馬軺車一乘謁移過縣道毋苛留敢言之

八月己亥居延令弘丞江移過所縣道如律令/掾忠守令史安世。 

《金關(壹)》73EJT9:104

(5)五鳳四年十二月丁酉朔甲子,佐安世敢言之。遣第一亭長護衆逐 命張掖、酒泉、敦煌、金城郡中,與從者安漢里齊赦之

乘所占用馬一匹軺車一乘,謁移過所縣道河津金關,勿苛留。如律令,敢言之。

十二月甲子,居延令弘、丞移過所如律令。/令史可置[8]、佐安世。正月己卯

入。  《金關(叁)》73EJT31:66

(6)甘露二年二月庚申朔庚午,居延令弘移□

縣界中。今欲去,書到案名籍 出 

《金關(肆)》73EJT34:1A

曹子元, 凡八人二月乙亥入。

段中宗,                  

崔子玉, 居延令印。       

夫人一,                  

從者三人,                

奴一人, 二月乙亥,曹子元以來。  《金關(肆)》73EJT34:1B

(7)甘露二年二月庚申朔戊寅,居延令弘移甲渠候官,候未得七月盡十一月積四月奉

凡十人,直錢三千。其二千二百五十付廩子卿,七百付尉史□□。

《居新》EPT51.198A[9]

掾忠佐安世。  《居新》EPT51.198B

(8)甘露[10]……

車一乘謁移縣道河津關毋苛留止如律

四月己巳居延令弘庫嗇夫定行丞事  《金關(壹)》73EJT6:81A

居令延印      

四月己巳,佐明以來。  《金關(壹)》73EJT6:81B

簡文載“四月己巳”,檢《曆譜》等,知其爲甘露二年三年。

(9)甘露四年四月戊寅朔丁酉□□敢言……自言欲爲家私市張掖酒泉郡中,與子男猛持牛車一兩

……毋官獄徵事當得取傳寫移縣道河津關毋苛留止如律令敢言之

……令弘□□□之移過所,如律令/掾安世、佐親。

《金關(壹)》73EJT9:62A

居令延印          子□印  《金關(壹)》73EJT9:62B

“令弘”,原釋文缺釋。字圖版分別作、。該簡中的令圖版作,可相比較“弘”字可參看上揭字形。由簡文所載紀年和簡背印文記錄來看,“令弘”即居延令弘。除此二字之外,該簡中的“戊寅”“丁酉”“敢言”“欲”“過所如律”原釋文缺釋,此據紅外圖版及文例補出。“令弘”之後約爲三個字的空間,疑可釋作“守丞赦”。

(10)□□四年九月乙巳朔己巳,佐壽敢言之。遣守尉史彊上計大守府。案所占

用馬一匹

□謁移過所河津關,毋苛留止,如律令,敢言之。

□□巳,居延令、丞江移過所,如律令。 /  掾安世、佐壽□

《金關(壹)》73EJT10:210A

□□□令延印

□月午,尉史彊以來。  《金關(壹)》73EJT10:210B

“乙”原釋文“己”。該簡上端剝蝕較爲嚴重,但“乙”的字形尚完整,彩色與紅外綫圖版分別作。而同簡中“己”字彩色與紅外綫圖版作。二字字形並不相同。與本簡中“乙”字寫法相近者如73EJT10:120A)、73EJT23:803)等。其中,簡73EJT23:803中的“乙”亦被誤釋爲“己”。西北漢簡所見的“乙”主要有如下諸形:

(《居》255.22+5.18      (《居(壹)》33.10[11]        (《居新》EPT27.2       (《金關(壹)》73EJT10:120A 

[12](《金關(叁)》73EJT29.115B  (《居》284.8A 

(《金關(壹)》73EJT3:109   (《金關(壹)》73EJT1:3

“己”字則主要作《居》146.44)、《金關(壹)》73EJT9:104)等形[13]二字的區別較爲明顯。檢《朔閏表》,西漢武帝晚期至東漢光武帝初期,與本簡所載年數及月朔相合者僅有甘露。研究者據原釋文定該簡的年號爲五鳳,[14]非是。

“弘”,原釋文作“守”。該字圖版作,殘損較爲嚴重,不易辨識。“守”字作(《居(壹)10.32(《居新》EPW.23)、(《金關(壹)》73EJT3:31)等形。“弘”字作(《金關(壹)》73EJT6:81A)、(《金關(壹)》73EJT9:152A)、(《金關(肆)》73EJT34:6A)等形。相比“守”字而言,“弘”似與圖版殘存字形更爲相近。上揭《金關(壹)》73EJT9:62表明,甘露四年四月時弘仍在居延令任上。初元二年簡《居新》EPT51.236所見居延令名登。弘的任期下限雖難確定,但甘露四年九月時很可能仍在任上。此外,“丞江”與弘同見於五鳳四年簡73EJT9:104,本簡所見與其當爲同一人。若甘露四年時江又爲守丞,似乎令人難以理解。綜上三點,原釋文中的“守”當釋“弘”。

(11)閏月甲申居延令弘、庫嗇夫定行丞事移过所县道河津…… 

《金關(壹)》73EJT9:111A

居令延印 《金關(壹)》73EJT9:111B

該簡縱向裂開,殘存右半。“閏月甲申,居延令弘、庫嗇夫定□□月”,《金關(壹)》釋作“甲申居延令史□□□□□”。閏字圖版作,完整字形如(《金關(貳)》73EJT23:496)。“弘庫嗇夫定”等字殘存右半部分的筆畫(見圖一)。《居新》EPT51.16中“定”字作,與本簡字形較相近。上揭簡8)亦載“居延令弘、庫嗇夫定行丞事”(“弘庫嗇夫定”字形見圖二)。兩簡中的“定”當爲同一人。

                  
          

          圖一              圖二

1)表明弘任居延令一職不晚於五鳳三年十月。前揭元康二年簡213.28A+213.44A載居延令勝之。簡73EJT7:166A九月甲寅,居延令勝之由五鳳三年向上追溯九月有甲寅日且與其相距最近的年份爲神爵三年(公元前59年)。據此可推知,勝之的任職年代至遲止於神爵四年八月。若勝之與弘之間無其他任職者,則弘的任期上限不晚於此。神爵四年至甘露四年(公元前50年)間,檢《曆譜》等,與本簡所記“閏月甲申”相合者僅有甘露四年。是年閏二月,甲申爲第六日。

另有一部分難以確定具體年代的簡牘亦載有居延令弘,揭示如下:

12)居延令弘伏地再拜少卿足下,□□□□□病□熱膝腫,□

《居新》EPT53.296A

(13)七月丁酉,居延令弘、丞江[15]移过所县  《居》218.1

14)十一月丁巳居延令弘  《金關(壹)》73EJT9:152A

印曰居令延印。       《金關(壹)》73EJT9:152B

15)□巳,居延令弘  (削衣) 《金關(壹)》73EJT10:417

16)毋官獄徵事,當爲以令取傳謁移過所

[16]令弘移過所,如律令。 /         《金關(壹)》73EJT10:253

3.居延守令千人屬:甘露二年(公元前52年)

(1)甘露二年十二月丙辰朔庚申,西鄉嗇夫安世敢言之。富里薛兵自言欲爲家私市張掖、酒泉、武威、金城、三輔、大常郡中。

謹案:辟兵毋官獄徵事,當得以令取傳,謁移過所津關,勿苛留止,如律令,敢言之。

十二月庚申居延守令千人屬移過所如律令。/掾忠、佐充國。

《金關(壹)》73EJT10:313A

居延千人

十二月丙寅,□□辟兵以來。  《金關(壹)》73EJT10:313B

簡文所見爲居延守令此時居延令不知何故出缺,由都尉屬官千人暫時兼任其職。

4.居延令:初元元年(公元前48年)

(1)初元年十月甲子……嗇夫□

欲爲私市張掖、酒泉郡。謹幸之偃

……  《金關(叁)》73EJT32:45A

居令延印。     《金關(叁)》73EJT32:45B

木簡殘損較爲嚴重。從正面的內容和簡背的印文記錄來看,該簡應爲居延令簽發的傳。由於無法得知縣令的名字,故暫單列於此。

5.居延令:初元二年(公元前47年)

(1)□諸吏能不宜其官,換爲……

二年六月己丑朔癸巳,長……聽書牒署從事,如律令,敢言之。

六月□□居延令登、丞未央……聽書從事,如律令。/掾忠、令史壽、佐賀。 《居新》EPT51.236

該簡中居延令之名字迹漫漶,图版作[17]。根據殘存的筆畫,疑當釋“登”。《金關(肆)》73EJT33:39所載居延令名登,字形作。據該簡可推知,弘的任職下限不晚於此年六月。

(2)朔戊午,西鄉嗇夫彊敢言之。利上里男子譚多自言欲爲家私市張掖、酒泉郡中,願以令取傳。謹案戶籍臧官者,多爵

毋官獄徵,當得以令取傳。謁移過所河津關,毋苛留止,如律令,敢言之。

居延令登、丞未央移過所,如律令。 丿掾赦之、守令史定、佐殷。

《金關(肆)》73EJT33:39

簡文中的時間信息較少,僅存日干支,故具體年代難以考定。

下面的一條簡文或許與居延令登有關。

丞江移肩水金關

濟陰郡密東□里  《金關(叁)》73EJT32:41

簡文所載“登”“丞江”,不知是否即《金關(肆)》73EJT33:39中的“登”、《金關(壹)》73EJT9:104等中“江”。簡文記“濟陰郡”,據《漢書地理志》,濟陰郡曾多次置廢置郡的年代自武帝建元三年至宣帝甘露二年,宣帝黃龍元年(公元前49年)至成帝河平四年(公元前25年),以及哀帝建平二年(公元前5年)至王莽代漢。[18]若該簡所見與登”“江”爲同一人,則本簡年代的上限爲黃龍元年,下限不晚於初元四年十月。

6.居延令賢:初元四年(公元前45年)

(1)初元四年十月丙午朔己巳,西鄉

爵不更,年十六歲,毋官獄徵事,當得以令□

十月辛未,居延令賢以私印行事,庫□ 

《金關()》73EJT37:279A+287A

秦賢私印。

十二月  庫佐□  《金關()》73EJT37:279B+287B[19]

該簡正面的“賢”字,原釋文缺釋。該字圖版作,簡背亦書有“賢”,圖版作,可相對比。由此可知,這位居延令姓秦名賢。簡背印文記錄並非習見的“居延令印”或“居令延印”,而是“秦賢私印”。西北漢簡中亦見“候”以私印行事的情形,如《居(壹)》10.4、《金關(貳)》73EJT24:25等。有學者認爲,邊郡新除官員之後,刻鑄頒授官印不能及時,新官持任命牒書到任所,暫時未領到官印,故只能以私印代替。[20]若秦賢使用私印屬於這一情況,則該簡可能爲其任居延令之初所簽發的文書

(2)九月壬辰,居延令賢、丞未央移過所  《金關(肆)》73EJT33:44A

居令延印。  《金關(肆)》73EJT33:44B

簡文中的丞未央又見於上揭初元二年簡《居新》EPT51.236

7.居延令宣:竟寧元年(公元前33年)、河平元年(公元前28年)

(1)元年二月庚子朔壬寅,居延令宣  《居》190.1A

二月戊午,三以來。  《居》190.1B

(2)河平元[21]年五月庚子朔丙午,都鄉守嗇夫宗敢言之。肩水里男子王

野臣自言爲都尉丞從史徐興

取傳。謹案戶籍臧官者野臣爵大夫,年十九,毋官獄徵事,當得以令取傳,謁移過所津關,毋

五月丙午,居延令宣、守丞城倉赦移過所縣道毋苛留止,如律令。/掾□  《金關(叁)》73EJT26:87

3延令宣、丞竟移甲□        

□□□□□□□   《居(壹)》72.34

簡(3)殘失嚴重,“延”字之前應爲“居”。

8.居延令博:河平三年(公元前26年)、河平四年(公元前25年)、河平五年(陽朔元年,公元前24年)

(1)河平三年三月丁酉,居延令博爲

所遝  《居》140.9

(2)河平四年二月甲申朔丙午,倉嗇夫望敢言之故魏郡原城陽宜里王禁自言二年戍屬居延犯法會正月甲子赦

免爲庶人願歸故縣謹案律曰徒事已毋糧謹故官爲封偃檢縣次續食給法所當得謁移過所津關

苛留止原城收事敢言之

二月丙午,居令博移過所,如律令。  掾宣、嗇夫望、佐忠。   

《金關(壹)》73EJT3:55

(3)河平五年二月戊寅,西鄉嗇夫赦敢言之。

謹案戶籍晏爵上造,年□□           

二月己丑,居延令博移過所 《金關(叁)》73EJT26:92

(4)居延尉史梁襃  陽朔元年九月己巳居延令博爲傳   十二月丁

                     市上書具長安 《金關(壹)》73EJT6:27A

居延……  陽朔元年[22]九月……

          …… 《金關(壹)》73EJT6:27B

(5)壬申,居延令博   《金關(叁)》73EJT26:148

9.居延令尚:鴻嘉五年(公元前16年)、元延二年(公元前11年)

(1)鴻嘉五年三月辛卯朔甲寅,居延令尚、丞  《居(壹)32.6

(2)元延二年七月乙酉,居延令尚、丞忠,移過所縣道河津關。遣亭長王豐以詔書買騎馬酒泉、

敦煌、張掖郡中。當舍傳舍,從者,如律令。 /守令史詡、佐褒。七月丁亥出。 《居》170.3A

居延令印

七月丁亥出  《居》170.3B

居延令尚又見於以下兩簡,分別爲:

(3)……毋官獄徴事,當得

二月丁丑,居延令尚、丞順移過  《金關(叁)》73EJT37:938

(4)四月丙辰,居延令尚[23]  《金關()》73EJT37:1468A

縣官□□  《金關()》73EJT37:1468B

10.居延守令城騎千人敞:元延二年(公元前11年)

(1)元延二年二月丙申,居延守令城騎千人敞、丞忠移過所縣□

關。遣都阿亭長徐光以詔書送徒上河,當舍傳舍,從者如律令。

三月壬申出。卩 掾陽、守令史、陽佐賢。 

《金關(肆)》73EJT37:1070

簡文表明,元延二年二月居延令出缺,由都尉属官骑千人暂时代理其职。是年七月乙酉,尚又重新擔任居延令

11.居延令彊:綏和二年(公元前7年)、建平元年(公元前6年)、建平三年(公元前4年)

(1)綏和二年九月丙申朔丙辰居延令彊丞循移過所縣道河津關令對會大府當□

從者如律令。     /兼掾宮、守令史隆□ 《金關(叁)》73EJT31:62

(2)建平元年九月戊申,居延令彊、守丞宮[24]移過所縣道河津關肩水…… 

《金關(肆)》73EJT37:978

(3)建平元年九月癸丑,居延令彊、守丞宮移過所縣道河津關,遣官佐□□

黨以令對會□月……  《金關(肆)》73EJT37:1045

(4)建平元年十一月甲辰,居延令彊、守丞移過所縣道河津關,遣守 

《金關(肆)》73EJT37:1202

(5)建平三年九月戊申朔戊申,居延令彊、守丞宮移過所縣道津關,遣亭長杜武收流民  《金關(肆)》73EJT37:303

(6)建平三年十一月戊申朔乙亥,居延令彊□

游徼徐宣送乞鞫囚祿福獄,當  《金關(肆)》73EJT37:161A

居令延印□  《金關(肆)》73EJT37:161B

據上揭諸簡,居延令彊的任期至少在綏和二年至建平三年。

(7)[25]寅朔己酉,都鄉嗇夫武敢言之。龍起里房則自言願以令取傳爲居延倉

令史徐譚葆俱迎錢

上河農謹案房戶籍臧鄉者則爵上造,年廿歲,毋它官獄徵事,當得以令取傳。與譚俱。謁移過所縣道河津關,

毋苛留止,如律令,敢言之。

九月庚戌,居延令彊、守丞宮寫移過所,如律令。 \ 兼掾臨、守令史襃。

   《金關(肆)》73EJT37:1491

簡文中的紀年殘失。該簡屬於傳,據簡文時間信息,所載月份很可能爲九月。在彊任居延令期間,恰有建平元年九月庚寅朔,庚戌爲廿一日。若以上推測不誤,則該簡紀年爲建平元年。[26]

(8)二月丙辰居延令彊守丞

令史亟遣吏送詣里所    《居新》EPT5.25

(9)正月丁巳,居延令彊、丞循移卅井 《金關(肆)》73EJT37:937

居延令彊、丞循見於簡(1),時爲綏和二年。以該年爲中心前後延伸,符合“正月丁巳”這一條件的最近年份分別爲成帝元延三年、哀帝建平元年。上揭元延二年簡170.3A居延令名尚,故彊的任期上限不早於元延三年。

12.居延守令城騎千人:建平元年(公元前6年)

(1)建平元年十一月壬子,居延守令城騎千人□ 

《金關(肆)》73EJT37:453A

……  《金關(肆)》73EJT37:453B

由簡文可知,建平元年十一月骑千人某暂时兼任居延令之职。

13.居延守令城騎千人:始建國元年(公元9年)

(1)始建國元年八月庚子朔甲辰,居延守令城騎千人  丞良移卅井

《金關(肆)》73EJT35:8

此簡亦爲骑千人暂时兼任居延令。

14.居延令建武三年(公元27年)

(1)十二月居延令 守丞勝移甲渠候官候所責男子寇恩事

辤,爰書自證寫移書到□□□□□辤,爰書自證

《居新》EPF22.34

該簡屬於“建武三年十二月候粟君所責寇恩事”冊書。故其年代爲建武三年。

15.居延令建武(公元29年)

(1)牒書吏遷給事補者四人=(人,人)一牒

建武五年八月甲辰朔丙午居延令    丞審告尉鄉移甲渠候官聽書從事如律令。  《居新》EPF22.56A

甲渠此書已發傳致官相付 黨、令史循   

《居新》EPF22.56B

簡文中未書居延令之名。

以上按照簡文中的明確紀年排列了15位居延令,有些名字由於圖版模糊、簡牘殘斷或原簡未書等原因不詳,很可能會出現重複統計的情況。另有兩位居延令難以繫聯出具體年代。現將相關簡文列舉如下:

1.居延令實

(1)三月戊寅居延令實  《居新》EPT52.652

(2)十月丁未居延實、丞忠移卅井縣索肩水金關書到

如律令 《金關(壹)》73EJT7:22A

居延丞印      《金關(壹)》73EJT7:22B

簡(2)中的“實”,原釋文作“賓”。該字圖版作,而《居新》EPF22.38A中的“賓”作,二字字形不同。簡(1)中的“實”作,與該字十分相近。若該簡所見的丞忠即元延二年的丞忠,則居延令實的任期大約在成帝晚期。

2.居延令武

以丁酉到,令居延令武  書言謹案吏除射師茂陵   《居》290.7

本簡可供斷代的信息太少,暫時無法推測其大致年代。

此外,尚有一些與居延令相關但年代、姓名均不詳的簡文,排列於下:

(1)午,城司馬  兼行居延令事,守丞義移過所津關遣亭長朱宣載

俱對會大守府,從者如律令。 /兼掾臨、守令史豐、佐昌。

《金關(肆)》73EJT37:1501

該簡所見爲城司馬兼行居延令之事的情況。《金關(壹)》73EJT3:65亦見“佐昌”,且與本簡字迹非常相近。73EJT3:65所載居延丞忠見於元延二年簡《居》170.3A181.2A。若兩簡中的昌爲同一人,則本簡年代很可能屬成帝時期。

(2)□居延守令城騎千人   守丞城倉丞義移過如律令

《金關(貳)》73EJT24:14

本簡所見守丞亦名義,若與簡(1)爲同一人,則兩簡年代相近。

(3)己丑朔丙申居延令□丞忠移過所縣河津關,遣亭長張永從令封

當舍傳舍從者如律令  / 掾宗守令詡佐昌

       《金關(壹)》73EJT3:65[27]

本簡亦見“丞忠”,但居延令之名因圖版模糊而難以辨識。簡文尚殘存朔干支,檢《曆譜》等,成帝時期與其相合者有建始二年(公元前31年)閏正月、河平三年(公元前26年)三月、陽朔四年(公元前21年)六月、永始元年(公元前16年)七月、元延二年(公元前11年)十月。丞忠見於元延二年簡《居》170.3A181.2A,故本簡屬於成帝晚期的可能性較大。

(4)八月戊申居延令 《金關(壹)》73EJT2:63A 

          □□□□  《金關(壹)》73EJT2:63B

(5)四月丁酉居延令 《金關(壹)》73EJT9:278

(6)居延令 丞延告甲渠守塞  《居新》EPT49.38

該簡於居延令之下亦留白。

(7)三月癸卯居延令  □丞□移過所[28]…… 

《金關(貳)》73EJT23:338A

□□  《金關(貳)》73EJT23:338B

木簡左半殘失,部分文字難以釋讀。居延令後有留白,有可能未書人名。若屬此類情況,則“丞”前一字很可能爲“守”。因不能確定,暫置於此。

下面的一條簡文記錄了一位溫姓的居延令。

居延令溫君。  兄子祿福嘉平里溫普,年十三。 十二月庚午南嗇夫豐入。

馬一匹,騮,牡,齒七歲,高五尺七寸半。

《金關(肆)》73EJT37:785

由於此簡年代尚不確定,故難以判定溫君是否在上舉居延令之列。據簡文可推知,溫君爲酒泉郡祿福縣人,任職於張掖郡居延縣。此與嚴耕望先生所指出的“縣令長丞尉不但不用本縣人,且不用本郡人”[29]正合。

爲便於觀覽,將整理結果列表如下:

表一西北邊塞漢簡所見居延令一覽表[30]

簡牘年代

相關吏員

簡號

備注

元康二年(前64

丞延年、都鄉嗇夫

213.28A+213.44A


不詳

73EJT21:254載“守丞右尉可置”

73EJT37:1478+406載“丞延年”

73EJT7:166A73EJT21:254

73EJT37:1478+406


五鳳三年(前55

西鄉嗇夫安世、守丞安世、掾忠、佐定

73EJT37:524


五鳳三年(前55

守令史安世、守丞安世

73EJT34:6A


五鳳四年(前54

南鄉嗇夫□、佐定

73EJT23:772A


五鳳四年(前54

丞江、亭長安世、掾忠、守令史安世

73EJT9:104


五鳳四年(前54

丞、第一亭長護、令史可置、佐安世

73EJT31:66

疑漏書丞之名

甘露二年(前52

掾忠、佐安世

EPT51.198


甘露二年(前52


73EJT34:1A


甘露二年(前52

西鄉嗇夫安世、掾忠、佐充國

73EJT10:313A

守令,本官千人

甘露二年或三年(前52或前51

庫嗇夫定

73EJT6:81A

本簡年代據字形月日干支考定

甘露四年(前50

掾安世、佐親

73EJT9:62A

“令弘”,原釋文缺釋,如上文所考

甘露四年(前50

丞江、守尉史彊、掾安世、佐壽

73EJT10:210A

“甘露”二字殘失,如上文所考

甘露四年(前50

庫嗇夫定

73EJT9:111A

本簡年代據弘的任期及月日干支考定

不詳

218.1載“丞江”

218.1EPT53.296A73EJT9:152A73EJT10:25373EJT10:417

218.1中的“江”,原釋文缺釋

初元元年(前48

嗇夫□

73EJT32:45A

簡文難以釋讀,據簡背印文記錄推測該簡正面載居延令

初元二年(前47

丞未央、掾忠、令史壽、佐賀

EPT51.236


不詳


73EJT33:39


初元四年(前45

庫佐□

73EJT37:279A+287A


不詳

丞未央

73EJT33:44A


竟宁元年(前33


190.1A


河平元年(前28

守丞城倉丞赦、都鄉守嗇夫宗、掾□

73EJT26:87


不詳

丞竟

72.34


河平三年(前26


140.9


河平四年(前25

倉嗇夫望、掾宣、佐忠

73EJT3:55


河平五年(前24

西鄉嗇夫赦

73EJT26:92

河平五年即阳朔元年

阳朔元年(前24

居延尉史梁襃

73EJT6:27A


不詳


73EJT26:148


鸿嘉五年(前16


32.6

鸿嘉五年即永始元年

元延二年(前11

丞忠、亭長王豐、守令史詡、佐襃

170.3A


不詳

73EJT37:938載“丞順”

73EJT37:93873EJT37:1468A


元延二年(前11

丞忠、掾陽、守令史陽、佐賢

73EJT37:1070

守令,本官爲城騎千人

和二年(前7

丞循、兼掾宫、守令史隆□

73EJT31:62


建平元年(前6

守丞宮

73EJT37:978


建平元年(前6

守丞

73EJT37:1202


建平元年(前6

守丞宮

73EJT37:1045


建平元年(前6

守丞宮、都鄉嗇夫武、兼掾臨、守令史襃

73EJT37:1491


建平元年(前6


73EJT37:453A

守令,本官爲城騎千人

建平三年(前4

守丞宮

73EJT37:303


建平三年(前4


73EJT37:161A



不詳

73EJT37:937載“丞循”

EPT5.2573EJT37:937


始建國元年(9

丞良

73EJT35:8

守令,本官爲城騎千人

建武三年(27

守丞勝

EPF22.34


建武五年(29

EPF22.56A


不詳

73EJT7:22A载“丞忠”

EPT52.65273EJT7:22A

若簡73EJT7:22A所見的丞忠即元延二年的丞忠,則居延令實的任期大約在成帝晚期

不詳


290.7


不詳

守丞義、兼掾臨、守令史豐、佐昌

73EJT37:1501

城司馬兼行居延令事。原簡未書人名

不詳

守丞城倉丞義

73EJT24:14

守令,本官城騎千人。原簡未署名

不詳

丞忠、掾宗、守令、佐昌

73EJT3:65

“守令”後漏書“史”字。若丞忠元延二年簡170.3A181.2A中的忠本簡屬於成帝晚期

不詳


73EJT2:63A


不詳


73EJT9:278


不詳

丞延

EPT49.38


不詳

丞□

73EJT23:338A


 

縣令爲縣級行政組織之長官。《漢書百官公卿表》:“縣令、長,皆秦官,掌治其縣。萬戶以上爲令,秩千石至六百石。減萬戶爲長,秩五百石至三百石。”《後漢書百官志》本注則較爲具體,“每縣、邑、道,大者置令一人,千石;其次置長,四百石;小者置長,三百石。” [31]簡文所見居延、觻得等縣爲令,昭武、屋蘭等縣爲長。除與戶數多寡有關之外,還可能與其所處地理位置的重要程度相關。關於縣令的職掌,《百官公卿表》僅稱“掌治其縣”。《百官志》本注則較爲具體,“(令長)皆掌治民,顯善勸義,禁姦罸惡,理訟平賊,恤民時務,秋冬集課,上計於所屬郡國。”由此可見,作爲地方行政長官,縣令不僅需要處理具體事務,還要從禮、法兩方面掌治其民。[32]上揭諸簡從內容方面來看多屬於傳,即通行證。傳通常由縣級機構頒發,可分爲公務用傳和私事用傳兩種。其中私事用傳必須加蓋縣令、丞或相當等級的官印才有效。[33]上舉簡文中所見居延令印、居延丞印、居延千人即用印記錄。

簡文中數次出現居延守令,另見一次城司馬兼行居延令事。日本學者大庭脩曾對漢代官吏的兼任問題進行過探討,指出“守官”即代理某官,出現在沒有本官的情況下,“行官”則多出現在本官臨時不在場的情況下。[34]上揭簡文表明,當居延令出缺時,可由都尉屬官千人、騎千人等武職暫時兼任其職;令離署時(也可能是出缺),可由都尉屬官城司馬臨時行其事。居延丞也存在類似的情況。當丞出缺時,除可由縣廷的左右尉兼任外,還可由都尉下轄的城倉丞暫時代理其職;丞離署時(也可能是出缺),可由都尉所轄的庫嗇夫臨時行其事(參見表二)。掌治民政的居延縣令、丞可由都尉屬官代理其職或行其事,這種人事安排方式應與居延縣處於邊郡的軍事要地有關。同時,或爲居延都尉治民的一種體現。《居新》EPT51.40載:“丞事謂庫、城倉、居==(居延、居延)農、延水、卅井、甲渠、殄北塞候寫移書到令……書如律令。/掾仁、守卒史□卿從事佐忠”李均明、劉軍先生據簡文所載“掾仁”推定該簡屬西漢中期,並指出西漢時都尉已治民。[35]

下揭簡文或爲城倉長代理居延令的情況

令城倉長譚丞順移過所縣道河津關[36]  《金關(貳)》73EJT24:127

“令”前一字當爲“守”,因爲譚的本官是城倉長。若簡文中的丞順與《金關(肆)》73EJT37:93873EJT37:1377所載爲同一人,則該簡年代大約在成帝鴻嘉年間左右。此時居延都尉下屬城倉長暫時代理居延令一職。

都尉系統的吏員可以臨時代理居延令、丞之職,而居延縣廷的丞似乎亦可兼行都尉丞之事。相關簡文揭示如下:

地節三年正月戊午朔己卯,將兵護民田官居延都尉章、居延右尉可置行丞事謂過所縣道河津關遣從史畢歸取衣用。

隴西郡興小婢利主從者刑合之、趙奇俱乘所占用馬四匹,當舍傳舍,如律令。  / 掾定、屬延壽、給事佐充宗。  《金關(貳)》73EJT24:269A+264A

章曰居延都尉章。

五月乙亥卒,史孫畢以來。  《金關(貳)》73EJT24:269B+264B[37]

學者已指出,都尉丞不在署時,可由武職的騎司馬城騎千人等兼行,亦可由文職的庫丞等兼行[38]上揭簡文表明,縣廷的丞亦可兼任此職。

以上對漢簡所見居延令、守令及行令事者進行了繫年,有確切人名者12位,其中令10位,守令2位。另有數位姓名不詳,有可能會與已列舉者重複。簡文中的紀年時間前後跨度約90餘年。限於材料,許多年份還是空白,同時某些縣令的任職時間也不十分清楚。這有待日後新材料的補充和訂正。系統地歸納、整理西北漢簡中與居延、觻得等令、丞相關的文書,對於探討漢代邊郡縣廷的人事制度具有重要價值。隨著肩水金關漢簡的陸續公布,這方面的研究或許可以進一步深入。

 

表二西北邊塞漢簡所見居延丞一覽表[39]

簡牘年代

相關吏員

簡號

備註

可置

地節元年(前69


73EJT21:56

守丞,本官右尉。本簡年代據月朔信息檢索曆表得出

不詳

居延令勝之

73EJT21:254


延年

地節三年(前67

尉史延年、掾延年、佐長世

73EJT37:519A


充國

元康元年(前65

都鄉佐恩、掾萬年、佐安世

73EJT25:15A

守丞,本官爲右尉

延年

元康二年(前64

居延令勝之、都鄉嗇夫

213.28A+213.44A


不詳

掾延年、佐長世

73EJT24:240A


元康三年(前63


73EJT37:28A


奉光

神爵四年(前58


73EJT37:520A


不詳

掾承

218.2218.78

218.78中的“丞”“光”,》缺釋。據漢代簡牘資料庫紅外圖版補釋

安世

五鳳元年(前57


73EJT37:522A

守丞

五鳳三年(前55

居延令弘、掾、守令史安世

73EJT34:6A

掾之名未書

五鳳四年(前54

居延令弘、亭長安世、掾忠、守令史安世

73EJT9:104


不詳

218.1載“居延令弘”EPT56.73載“令史延” “令史忠”

218.1EPT56.7373EJT9:63A73EJT33:34

73EJT9:63A中“丞江移”,原釋文誤作“都尉穬”

五鳳四年(前54

居延令弘、第一亭長護、令史可置、佐安世

73EJT31:66

疑漏書人名

甘露二年或三年(前52或前51

居延令弘

73EJT6:81A

庫嗇夫定行丞事

甘露四年(前50

居延令弘

73EJT9:111A

庫嗇夫定行丞事

甘露四年(前50

居延令弘、守尉史、掾安世、佐壽

73EJT10:210A


未央

初元二年(前47

居延令登、掾忠、令史壽、佐賀

EPT51.236


不詳

居延令登、掾赦之、守令史定、佐殷

73EJT33:39


河平元年(前28

居延令宣、都鄉守嗇夫宗、掾□

73EJT26:87

守丞,本官城倉丞

河平三年(前26


73EJT28:56

圖版模糊,字形難辨

鸿嘉四年(前17

守令史宗、佐放

73EJT37:645+1377[40]


不詳

居延令尚

73EJT37:938


元延二年(前11

居延令尚、守令史詡、佐襃

170.3A


元延二年(前10

都鄉嗇夫武

181.2A


不詳

73EJT3:6載“居延令□、掾宗、守令詡、佐昌”,73EJT37:1436載“掾陽、守令史誼”

73EJT3:6573EJT37:35873EJT37:1436


和二年(前7

居延令、兼掾宮、守令史隆

73EJT31:62


不詳

居延令

73EJT37:937


建平二年(前5

守令史長

73EJT37:160A

簡文殘失,據簡背印文記錄推測該簡正面載居延丞

始建國元年(9

居延守令城騎千人

73EJT35:8

城騎千人之名未書

建武五年(29

居延令

EPF22.56A

居延令之名未書

不詳

72.34“延令宣”

72.34484.23

令宣的任期約在竟元年至河平元年。竟或許亦在此期間任職

不詳


219.17A

宣是否即簡219.17A等中的令宣,不敢輕斷。但有一定可能性

武賢

不詳

掾可置、令史安世

73EJT31:148

守丞,本官左尉。同簡的“掾可置”“令史安世”或即五鳳四年簡73EJT31:66中的“令史可置”“佐安世”。若然,武賢代理丞一職當在是年之後

充郎

不詳

掾壽、嗇夫則

73EJT10:207

“郎”,《金關(壹)》誤作“即[41]

不詳

居延守令城騎千人

73EJT24:14

守丞,本官城倉丞

不詳

居延令

EPF22.34

守丞

不詳

居延令

73EJT37:284

令之名未書

不詳


73EJT37:693

守丞

不詳

掾宮、佐長

73EJT37:1094A

守丞

 

 



[1]張俊民:《敦煌懸泉漢簡所見人名綜述(三)——以敦煌郡太守人名爲中心的考察》,《簡帛研究二〇〇五》,廣西師範大學出版社,20089月,第116144張德芳:《兩漢時期的敦煌太守及其任職時間》,《簡牘學研究》第五輯,甘肅人民出版社,20148,第156179;李永平:《漢簡所見西漢敦煌太守及相關事跡考》,《出土文獻研究》第八輯,上海古籍出版社,200711月,第372380頁;陳夢家:《漢簡所見居延邊塞與防組織》,《考古學報》1964年第1期,第6465又載氏著《漢簡綴述》,中華書局198012月,4647李均明、劉軍:《居延漢簡居延都尉與甲渠候人物志》,《文史》第三十六輯,中華書局,19928月,第125143李振宏、孫英民:《居延漢簡人名編年》,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19976羅仕杰:《居延漢簡甲渠塞人物研究》,中國文化大學博士論文(指導教師:馬先醒教授、何雙全教授),200112,第3032頁;張文翰:《漢代邊郡候官研究——以甲渠候官的日常運轉爲中心》,首都師範大學博士學位論文,2013年,第3751侯旭東:《西漢張掖郡肩水候系年初編——兼論候行塞時的人事安排與用印》,《簡牘學研究》第五輯,甘肅文化出版社,20148月,第180198紀向軍:《居延漢簡中的張掖鄉里及人物》,甘肅文化出版社20147月。

[2]李振宏、孫英民進行居延漢簡居延新簡人名編年時涉及居延令。參見《居延漢簡人名編年》,第5253106204225頁。紀向軍據居延漢簡、居延新簡以及《肩水金關漢簡(壹)》對居延、觻得等縣的令、丞進行了初步整理。參見紀向軍:《居延漢簡中的張掖鄉里及人物》191194200202頁。

[3]甘肅簡牘保護研究中心、甘肅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甘肅省博物館、中國文化遺產研究院古文獻研究室、中國社會科學院簡帛研究中心編:《肩水金關漢簡(壹)》,中西書局,20118月;甘肅簡牘保護研究中心等編:《肩水金關漢簡(貳)》,中西書局,201212月;甘肅簡牘博物館等編:《肩水金關漢簡(叁)》,中西書局,201312月;甘肅簡牘博物館等編:《肩水金關漢簡(肆)》,中西書局,201511月。文中分別簡稱爲《金關(壹)》、《金關(貳)》、《金關(叁)》、《金關(肆)》。

[4]李均明、劉軍:《居延漢簡居延都尉與甲渠候人物志》,《文史》第三十六輯,125頁。

[5]謝桂華、李均明、朱國炤:《居延漢簡釋文合校》,文物出版社,19871。文中簡稱爲《居》。

[6]“可置”,《金關(貳)》誤作“丙寅”。此據紅外綫圖版改釋。

[7]此簡由姚磊綴合。參見姚磊:《<肩水金關漢簡(肆)>綴合(十四)》,簡帛網,201635日,http://www.bsm.org.cn/show_article.php?id=2481

[8]“置”,《金關(叁)》誤釋作“遣”。此據紅外綫圖版改釋。

[9]甘肅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甘肅省博物館、中國文物研究所、中國社會科學院歷史研究所編:《居延新簡——甲渠候官》,中華書局,199412。文中簡稱爲《居新》。

[10]“甘露”,《金關(壹)》缺釋。此據紅外綫圖版補釋。

[11]簡牘整理小組編:《居延漢簡(壹)》,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201412文中簡稱爲《居(壹)》。

[12]《金關()》將該字誤釋作“己”。

[13]個別字形作《居新》EPF22.413A)。

[14]羅見今關守義<肩水金關漢簡(壹)>紀年簡考釋》,敦煌研究2013年第5期,第101黃艷萍<肩水金關漢簡(壹)>紀年簡校考》,敦煌研究2014年第2期,第120

[15]“江”,《居》缺釋。此據台灣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漢代簡牘資料庫(http://ndweb.iis.sinica.edu.tw/woodslip_public/System/Main.htm)紅外綫圖版補釋。以下簡稱爲“漢代簡牘資料庫”

[16]“延”,《金關(叁)》缺釋。此據紅外綫圖版補釋。

[17]承蒙甘肅簡牘博物館張德芳先生惠示《居新》EPT51.236紅外綫圖版,謹致謝忱。

[18]周壽昌:《漢書注校補》,商務印書館19366月,第330頁;王先謙:《漢書補注》,中華書局,19839月,第718

[19]該簡由姚磊綴合參見姚磊<肩水金關漢簡(肆)>綴合三則》,簡帛網,2016112日,http://www.bsm.org.cn/show_article.php?id=2421

[20]汪桂海:《漢印制度雜考》,《歷史研究》1997年第3期,第88頁;《漢代官文書制度》,廣西教育出版社,19999月,第142頁。

[21]“元”,《金關(叁)》誤釋作“五”。河平五年即陽朔元年。检《二十史朔闰表》等,河平五年五月丁未朔,河平元年五月庚子朔。

[22]“元年”,《金關(壹)》缺釋。此據紅外綫圖版補釋。

[23]“尚”,《金關(肆)》缺釋。此據紅外綫圖版補釋。

[24]“宮”,《金關(肆)》誤釋作“聖”。

[25]“庚”,《金關(肆)》缺釋。此據紅外綫圖版殘存筆畫補釋。

[26]本文寫定後,獲見許名瑲先生《<肩水金關漢簡(肆)>73EJT37:1491考年——兼校補73EJT37:97873EJT37:1202守丞宮”》一文(簡帛網,2016316日,http://www.bsm.org.cn/show_article.php?id=2487)。本文所考與其一致。

[27]該簡原釋文有誤釋、缺釋。張俊民先生對其進行了校訂,但“忠”字仍缺釋。參見張俊民:《肩水金關漢簡札記二則》,簡帛網,2011930日,http://www.bsm.org.cn/show_article.php?id=1558

[28]“丞□移過所”,《金關(貳)》缺釋。此據紅外綫圖版補釋。

[29]嚴耕望:《中國地方行政制度史甲部  秦漢地方行政制度》,第357頁。

[30]表中有的名字不詳,還有諸多年份不銜接或不明,故不免有缺漏或重複,有待新材料公後再行補充和訂正。

[31]嚴耕望先生認爲:“千石”下奪“其次置令六百石”七字。參見嚴耕望:《中國地方行政制度史甲部  秦漢地方行政制度》,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19905月第三版,第45217頁。

[32]安作璋、熊鐵基:《秦漢官制史稿》,齊魯書社,20071月第二版,第647頁。

[33]李均明:《秦漢簡牘文書分類輯解》,文物出版社,20091月,第6568頁。

[34][日]大庭脩著,林劍鳴等譯:《秦漢法制史研究》,上海人民出版社19913424441頁。

[35]李均明、劉軍:《居延漢簡居延都尉與甲渠候人物志》《文史》第三十六輯,132頁。

[36]疑“遣”下尚有數字。

[37]伊強:《<肩水金關漢簡(貳)>合二則》,簡帛網,20141231http://www.bsm.org.cn/show_article.php?id=2121

[38]陳夢家:《漢簡所見居延邊塞與防禦組織》,《考古學報》1964年第1期,第80頁;又載氏著《漢簡綴述》,第64頁。

[39]本表未收錄僅出現“居延丞”而無人名的非紀年簡牘。

[40]該簡由許名瑲綴合參見許名瑲:《<肩水金關漢簡(肆)>曆日校注》簡帛網,201637http://www.bsm.org.cn/show_article.php?id=2483

[41]方勇、周小芸:《讀金關漢簡小札二則》,《金塔居延遺址與絲綢之路歷史文化研究》,甘肅教育出版社201412,第232頁。


本文为原创首发,感谢作者授权发表。


图、文编辑:于洪涛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