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爱情是暖阳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9-11-11 11:05:36

☆、第一章 医院篇


  苏落杳正在上班突然接到父亲住院的消息便急急忙忙跟领导请了假直接赶去了市里的第二人民医院,就在她刚下车往住院部跑去时眼睛就那么不经意的一瞄便看到有个穿着病号服的患者坐在轮椅上正一个人辛苦地往面前的水泥浇成的小斜坡上移动着。

  于是苏落杳本着小事一桩举手之劳的想法快步跑了过去伸手就握上了轮椅后面的手把连人带椅子都给推了上去:“自己可以了吗?”她将人推到挂号大厅的门口问道。

  虽然轮椅上的人带着口罩但苏落杳从对方的眼神以及有些呆愣的表情上得出眼前的人不是高中生就是大学生,反正年龄不会很大,因为他的双眼太过于清澈了。

  所以尽管自己也想尽快赶去父亲那里但心里却还是有些不太放心让这个孩子一个人:“需要我帮你联系你的家人吗?”

  对方闻言抬起头看向了苏落杳,然后摇下了头。

  “那行,你自己当心点哦,要是不行记得找医院里的人帮忙。”见他不需要自己的帮助后苏落杳便离开继续朝住院部赶去,然而她没有发现的是她前脚刚一走后脚就有一位穿着白大褂的年轻医生走向了那名患者。

  “这人都走远了你还看什么?”宋子尧从手里拿着的袋子中拿出了一张X光片边看边说道:“言书看来你还要继续光顾我们医院一段时间呢!”语气中没有担心却还带着一丝调侃。

  顾言书将宋子遥手里的X光片袋子拿了过来,然后又从里面取出了一张检查报告看了一眼:“只是小腿还有一点骨裂而已。”语气平静没有一丝波澜。

  宋子遥一把将他手里的检查报告抢回来重新连同X光片一起装回了袋子中说道:“不管是一点还是两点,总之没有我这个主治医生的同意你就是不准出院。”说完自顾自地走到身后推着轮椅再次从那斜坡上下去了,边推还边忍不住埋怨道:“你说你没事就不能离这斜坡远点吗?我好不容易把你推下去了你就又被人推上来了,我说顾言书你可不能因为人家漂亮就不懂得拒绝啊,这样推来推去的我会很累的啊!”

  不过顾言书回应他的只是全程的无视……

  苏爸爸今年虚岁58,实岁57,平日里健康硬朗身体并无大碍,用苏落杳的话来说她爸只要把白头发染染黑那就是一个三十几岁的帅小伙啊!

  这不今天苏爸爸独自去医院做体检结果中午才过苏落杳就接到了他的电话说自己已经在住院部住院了,让她马上过来一趟。于是乎吓得苏落杳立马拎起包就冲出办公室打了车赶去。

  “爸爸你在几楼几号病床?”眼看着住院部三个字就在眼前了苏落杳便拿出手机打电话给她爸问床位号。

  “妹妹你到了啊?那你别动我出来接你。”手机那头的苏爸爸声音爽朗地说道。

  “不用了,我就在大厅门口了自己就可以……”结果苏落杳话还没有说完就被自家老爸给挂了电话,她看着‘通话已结束’的字样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好吧,她就原地等他爹来吧!

  只不过没有想到的是在她等了五分钟后苏爸爸没有来,又等了十分钟后还是不见人,最后二十分钟都过了依旧连人影都没有看到。

  就在苏落杳后悔自己居然轻易相信了苏爸爸的认路能力时她的手机响了起来:“爸爸你人在哪呢?”她接起电话连忙问道。

  “妹妹呀你是不是走错医院了呀?我就在住院部大厅门口可怎么就没有看到你?”苏爸爸也问道。

  被自己老爹这么一问苏落杳脑中还真的有闪过那么一秒的怀疑是自己来错地方了,但是当她抬头看到墙壁上清清楚楚‘二院’两个字后马上平静了下来说道:“我在二院呀,是不是你自己其实住的不是二院?”苏落杳想了想认为按他爹的性格来看这种事不是没有可能的。

  “我是在二院没有错。”苏爸爸很肯定地回答着。

  顿时苏落杳的脑袋感到有点晕乎:“爸爸我就在大厅门口没动,要不你别动我来找你。”边说边往四周望了望生怕与苏爸爸错过了。

  “不用不用还是我来。”接着苏爸爸又挂上了电话。

  这一次苏落杳不打算再干等着,于是她走去了门口的警卫室向里面的大叔打听道:“这位师傅我想问一下这二院有几个住院部大厅?”虽然知道自己的问题有些滑稽但也只能硬着头皮了。

  那大叔人好,一听就起身走到苏落杳的面前并且用相当亲切的态度回答道:“我们这里大厅就一个,不过进入大厅的门倒是有两扇。”说着伸手指着道:“你看这里是一扇,还有一扇要沿着这边的路绕过去,不过你从这一扇进去通过里面的通道也可以到那一扇的,记住往北走。”

  原来是这样啊!苏落杳一听就恍然大悟了当下就反应过来恐怕她跟她爸说的不是同一扇门,于是跟警卫大叔道过谢后她边往回走边拿出手机打电话:“喂,爸爸我知道怎么回事了你站着别动啊,我马上过来。”

  岂料那边的苏爸爸也道:“我刚问了人知道你其实在前门。”

  “爸爸你就在那不要走开我过来。”生怕父女两又要走岔了苏落杳就急忙补充道:“我就


☆、第二章 医院篇


  苏落杳随着苏爸爸回到病房后苏爸爸便开始给她介绍起了病房里的设施布局,见自家老爸讲得如此滔滔不绝苏落杳心中不由得感叹着她爹真的将农村人进城的稀罕劲发挥得淋漓尽致啊!

  “爸爸所以你的身体到底出现了什么问题?”待苏爸爸说过瘾后苏落杳才问道。

  苏爸爸这才反应过来自己把最重要的事情给忘说了:“我身体没什么,就是有一项检查需要家属签字。”

  “什么?”苏落杳一听心又吊起来了,需要家属签字的一般不都是手术吗?怎么他爹来了一次医院就要动手术了?这身体到底怎么了?

  “爸你说清楚些,病历卡呢?你的病历卡跟检查报告给我看看。”说着苏落杳便急着去抽屉中找。

  “妹妹那个病历卡什么的都在医生那边,没有给我。”苏爸爸提醒道。

  “哪个医生?我去找他。”说完她就要起身寻去。

  苏爸爸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说:“医生还没有上班。”

  于是知道再急也没有用的苏落杳只好让自己静了下来,不过她能明显感觉到自己浑身在轻微颤抖着,她知道那是她紧张、担心的结果。

  “对了爸爸,我给你新买了个手机放在家里了,智能的,以后你就可以跟我们一样用4G了。”看到苏爸爸手中的那个老年机苏落杳想起了自己昨晚给他买的手机还没告诉他,其实苏落杳知道苏爸爸不太喜欢苏落杳给他买老年机用,他也想跟某些同龄人一样用一下年轻人用的东西,但是一想到要花钱他就放弃了这个想法。

  果然一听到闺女给自己新手机都买好了,而且还是自己心中惦记很久的款式苏爸爸当下嘴角就翘了上来,不过嘴上说的话却是:“妹妹啊你买那个干吗呀?我这个老年机用用蛮好,声音也够大。”

  苏落杳也不去戳穿自家老爸的心思回答道:“爸爸我买的不贵,正好手机店搞活动价格便宜了好多呢!回去我就教你怎么用。”

  “那你要给我下载些歌在里面,我要听的。”苏爸爸要求道。

  “行,回去就给你下。”苏落杳答应道。

  苏爸爸点点头,可一想又担心了:“妹妹啊我不会用怎么办?”

  “没事的。”苏落杳安慰道:“我给你设置个手写,你在手机上直接写字就可以,不用拼音跟笔画的。”

  苏爸爸这才放心了下来。

  等到医生们上班后苏爸爸就迫不及待地领着苏落杳往其办公室走去。

  苏爸爸的主治医生姓王,五十多岁,她是退休后被院方返聘留下的。苏落杳之前也查过资料,知道她是心血管方面的专家,还是位副教授。

  不过今天下午门诊上轮到王医生坐诊,因此接待他们的是王医生的学生,也是个女医生,不过看起来才三十多岁,姓张。

  “你爸爸太着急了,一直催着要快点给他排上去。”见到苏落杳的第一眼张医生就说道。

  苏落杳带着些歉意笑了笑:“给你们添麻烦了,我爸爸他性子比较急。”

  张医生其实也就那么一说,估计就是为了缓减一下接下来要说的事的沉重氛围。她让苏落杳在旁边坐下,接着将一个文件夹拿了过来开口道:“你爸来的时候说时不时地就是胸口痛,所以我们就给他做了一系列的检查,其它都没有问题,就是有一件事我想你也大概知道,你爸他的心脏跟我们正常人的不太一样。”

  “对,我爸爸的心脏上多出了一条小的血脉。”苏落杳点点头表示她知道。

  “没错。”张医生将话接了过去:“这个呢只要不发作我们还是建议不要去管它比较好,毕竟心脏上能不动手术就最好不要动,以后若是有情况你们再来医院也行。”

  “好,我知道。”对于张医生说的这一点苏落杳是赞同的,心脏不是手与脚,它的脆弱摆在那里。

  张医生接着打开了手上的文件夹放到了苏落杳面前的桌面上说道:“今天让你过来呢主要是我们要给你爸爸做一个冠状动脉照影,它是通过四肢动脉将导管送进去以此来检查血脉是否有堵塞的情况在。要是没有就最好了,但要是有的话我们就要在里面装支架。这虽然是个小手术,但也需要家属签字。”

  任何人一听到手术两字都会忍不住担心,苏落杳自然也不例外。即便她在尽量让自己的情绪看起来没有多大的起伏,然而放在膝盖上的双手却在开始颤抖。

  “张医生这个危险吗?”她问道。

  张医生这次的回答倒是有些官方:“因为是手术,所以我不能保证百分之百绝对安全,但是我院每周都会做好几个这样的手术,至今都没有发生过任何问题。”

  虽然张医生的话在变相地告诉苏落杳没事,可是苏落杳还是无法彻底放心,她能做的就是最大限度地去听明白接下来张医生所说的话。

  几十条的术前须知张医生都非常尽责地一条条给她念了下来的同时又详细地做了解释,苏落杳即便之前不是很懂,但通过这一番后也多少明白了一些。

  “要是检查出有堵塞的情况的话我们会当场就给他装上支架,通常装的话一两个就够了,可要是堵塞的地方多了我们就会加数量。”A4纸上的内容都说完后张医生再次补充道:“支架的话它有国内的跟国外的,国内的五六千,国外的两万多,这个到时候要是需要的话里面的医生会出来告诉你,你要想好的。”

  事实上每个人遇上这样的情况后心中都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国外的,因为在大家的心目中贵的总归要好一些。

  


☆、第三章 医院篇


  苏落杳点头后张医生的话还在继续:“还有一点也要事先跟你打好招呼,等下我们手术会在右手上,但是万一手术途中发现血脉堵塞过于严重导致导管进不去的话,那么我们就要重新换位置再次进行,由于第二次的医疗用品都会换成新的,因此费用也会跟着增加明白吗?”

  “好,我知道了。”苏落杳除了同意也不可能有别的选择啊!

  “那么要是没有什么问题的话就请你在这几个地方都签上你的名字。”最后张医生递过来了一支水笔道。

  苏落杳伸手接过,此时此刻她终于体会到了什么叫做‘提笔千斤重’,上面歪歪扭扭的签名就是她此时内心的写照。

  在苏落杳跟张医生说话的时候苏爸爸一直都安安静静地站在旁边,直到在回病房的路上他才满脸心疼地说:“妹妹啊这个小手术就要五千多呢!”

  “没事,你有医保卡可以报销。”苏落杳的心思全部在接下来的手术上,她想着只要自家老爹身体没事,别说五千多了,就算是五万多她也花得连眼睛都不会眨一下。

  被苏落杳这么一提醒,苏爸爸果然心情舒畅了很多。然而路过护士站的时候苏爸爸被护士们带着回了病房,而苏落杳则是被喊住了。

  “你就是老苏的女儿小苏啊,我跟你说你爸啊那真的是个很好相处的人。”喊住她的小护士一边将一份表格送了过来一边笑嘻嘻地说道。

  “我也觉得他是个很亲切的人,没事总爱跟我们开玩笑呢!”另一个年纪大一些的护士也笑着补充道。

  苏落杳都回以了微笑:“谢谢你们对我爸爸的照顾!”

  “别客气!”之前的小姑娘又从自己身上的笔袋中拔下了支笔给苏落杳:“你留个联系方式吧,老苏他闲不住太爱往外面跑了,我们下次找不到他了就打你电话。”

  闻言苏落杳又道了声歉后连忙在表格上写下了自己的名字跟电话号码,而与此同时又有小护士带着笑意的声音响了起来。

  “宋医生啊你这查房都查到我们心血管了啊!”

  苏落杳抬头看了一眼就见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年轻医生推着一个坐着轮椅的病人往护士站这边走了过来,不过她怎么看都觉得那个病人有些眼熟,而那医生也不像是来办公反倒像是来泡女人的。

  “我这不是听说心血管这里的护士是全院最漂亮的嘛,所以就特意过来欣赏一番美女啊!”果然宋子尧很好地验证了苏落杳的猜测。

  苏落杳忍不住在心中对这个花花公子形象的医生吐槽了一下,然后低头奋笔疾书写完跟护士说了一声后就赶紧离开了,要不然她怕自己的鸡皮疙瘩掉满地。

  而在轮椅上目睹了苏落杳所有表情变化的顾言书则是无视了身后之人跟护士们的调情,然后若无其事地瞟了一眼站台上的那份表格。

  有了主治医生的亲自安排苏爸爸很快就接到了要进手术室的通知,大约半个小时后就有护士进来给他挂上了手术盐水。

  苏落杳发现这次的挂针比以往的都要大,而且上面还有多个出口,正在纳闷时护士给他们做了解释。

  “要是手术时有发生意外的话这个就是保命针。”

  苏落杳这才反应过来原来上面的接口是方便于同时输入其它可能需要的液体的。

  另外在医院的好处就是每场手术都会有专门的医院护工过来帮忙将要进行手术的病人用推床送去手术室,对于这一点苏落杳心中很是感激。毕竟她只是一个人前来,要是没有护工的帮忙她实在是无法将自己的老爹推去的。

  苏爸爸躺在床上,苏落杳在护工的指挥下他们一头一尾控制着推床的方向,一路上弯弯曲曲地苏落杳几乎都要绕晕的时候终于他们搭上了手术专用电梯来到了手术室前。

  护工上前按响了手术室的门铃得到里面的手术还尚未结束时嘱咐父女两在这里等一下后他便先行离开去忙着下一家了。

  “妹妹你就在这坐一会,最多半个多小时我就出来了。”估计看到了自己女儿的紧张,苏爸爸出声安抚道。

  苏落杳点点头,时不时地跟苏爸爸说着话,就这样大约过了十几分钟里面的手术终于结束了,接着苏爸爸就被里面出来的护士给接了进去。

  看着关上了的手术室大门苏落杳突然感到了一阵彷徨与迷茫,她就那样一直静静地站在门外望着大门上‘手术’两字心中便不由自主地开始紧张起来。纵然知道不会有事,可身体却依旧控制不住地发着抖,直到觉察到双脚也变得软了下来时她才慢慢移动步子走向了一旁的连排座椅上坐了下来。

  其实刚刚到达手术室门口时她就发现了,同样是病人动手术,别人家几乎都是一家三代都守在了手术室的门口,而只有她的爸爸却偏偏只有她一个女儿陪在身边。现在苏落杳看到那些亲属都在相互安慰着彼此的时候她就忍不住湿了眼眶,不为自己,而是为了她的爸爸。

  即便苏落杳从小就已经习惯了自己吃饭、自己做家务,生病时自己一个人去医院等这一系列的事情,但当今天她看到苏爸爸动手术都无人来陪时她就好后悔自己没有听家里人的话早些嫁人生子,因为那样的话至少今天跟她一同守在这里的还会有她的丈夫跟孩子。

  一时之间苏落杳突然发现自己的脑海中就跟放电影似的,从小到大的一幕幕跟家人在一起的情景都浮现了出来。有欢乐有泪水,有离别有相聚……也正因如此苏落杳才发现原来对她而言就算是再多的委屈与悲伤,最后她最想要的还是家人的健康和平安,只要一家人能够在一起,那么即便平日里吵翻天也无所谓,因为只要人还在那始终都是家。

  不过很快地苏落杳就发现自己的情绪有些失控,也意识到那是由于自己老爹的手术而将她一直深埋在心中的软弱一面给挖了出来。这样的情况对于她来讲并不是什么好事,因为她很清楚她不能流露出这些情绪,她需要的是坚强,至少到目前为止在人前示弱对于她来说是一件极度奢侈的事情。

  


☆、第四章 医院篇


  想到这一点后苏落杳收起了自己所有的情绪,以最快地速度让自己恢复到了平静的状态,也就在这时她才注意到原来自己的泪水早已低落到了手背上。

  为了给自己打气,也为了能使自己快速回到正常状态苏落杳有些颤抖地用手打开了包将手机拿了出来编辑道:“在手术室门口别人家都是一家子在等,而我还是只有一个人,看,我果然依然坚强!”

  发完微信朋友圈后苏落杳将手机放回了包中然后起身走到了玻璃窗前往外望去,说真的这个时候的她很像放空大脑,可是想到自己的爸爸还在手术中时她又将自己沉浸到了等待的煎熬中,于是她发现要是自己不看着那扇关闭着的手术大门的话心中根本无法放心。

  于是她打算回到椅子上重新坐着,然而才刚转身面前就突然多出了一颗怡口莲的糖果。

  苏落杳先是一愣,然后顺着糖果看去便见顾言书正端坐在轮椅上,而那颗糖果正是静静地躺在他的手心中。

  当然了这个时候的苏落杳并不知道顾言书的名字,她只是想起了眼前的人好像就是自己之前帮助过的那个孩子。

  但这也不能怪苏落杳看错顾言书的年龄,实在是他们的每一次见面顾言书除了露出双眼外脸上一直都是戴着个蓝色的口罩。

  “甜味可以让人的心情变好。”顾言书见苏落杳打量着自己便主动说道。

  “谢谢!”苏落杳闻言将糖果接了过来拿在了手中,当然她也发现了对方的声音很是好听。虽然赶不上播音员的但却能够给人一种平静、稳当的感觉。

  “放心吧伯父会没事的。”顾言书安慰着一脸担忧的人道。

  “我知道。”苏落杳并没有问顾言书是怎么知道自家老爹的事情的,她只是点点头看着依旧紧闭着的大门不知为何这次居然心中莫名地缓减了几分不安,她想大概是因为身边有了个可以说话的人的缘故吧!

  苏落杳原本以为顾言书是路过正好看到她才进来打声招呼的,然而意外的是之后虽然两人的话不多,但是顾言书却没有一点要离开的意思。

  直到苏爸爸被推出了手术室苏落杳迎上去再三跟医生确定检查结果一切正常后他才终于想起身后的顾言书,可是当她回头去看的时候那人不知何时已经离开了。

  不过当时苏落杳也并没有过于在意,因为她早就被自家老爹手腕上由于要通管子而被划开的伤口红了双眼。

  “爸爸纱布上怎么那么多血,是不是伤口出血没有止住啊?”在护工的帮助下苏落杳推着苏爸爸回到了病房,可等苏爸爸坐到病床上后苏落杳看到伤口处担心地问道。

  苏爸爸看了自己的手腕一眼回答说:“没事,止住了,就是第一次是个新医生当时血管没有压好,后来是王医生亲自给我弄的,不要紧,这些血是第一次留下的。”

  闻言苏落杳才点点头,看了下时间快要五点就问苏爸爸要吃什么她出去买晚饭。苏爸爸说过这医院的菜又贵又难吃,因此不用问她就知道肯定没有订饭菜。

  苏爸爸摇了摇头:“不用了,我们出去吃,那边有美食城,我无聊的时候自己去看过,吃的可多了,一斤多的烤鱼那边才卖二十五块呢!”

  “那你买来吃了吗?”苏落杳虽然嘴上这么问但她知道自家老爹一定没有买过。

  果然下一秒就看见苏爸爸又摇了摇头:“没有,我一个人哪里吃得了那么多。”说完便开始找自己的衣服要把病号服换下来。

  “姑娘你不知道你爸在这里每天一顿就吃两个馒头,炒菜什么的都不舍得吃的。”就在苏落杳起身给苏爸爸拿衣服的时候隔壁病床上的护工阿姨突然给她打着小报告说道。

  苏落杳一听手上的动作一顿,之前好不容易压下去的眼泪就又涌了上来。

  “哎呀,那还不是我一个人吃不了那么多的菜,而且这边的馒头又大又实惠我可喜欢吃了。”还没等苏落杳说话苏爸爸的声音就在身后响了起来:“不过今天我闺女来了,我们就去吃点好的,闺女你喜欢吃什么?”

  苏落杳背对着苏爸爸偷偷抬手抹了抹控制不住已经流出眼眶的眼泪后才拿着衣服回到床边:“你才刚做完手术,还是我出去给你买回来吧!”

  “没事,不就是一个小伤口嘛!就是看着包得吓人而已,现在检查出来没事我明天就出院了。”苏爸爸完全不在意地说。

  “爸爸……”苏落杳一听急了:“你那么赶着出院干嘛呢?既然来了就好好在这里住几天再观察观察,一年到头都没时间休息,现在趁着这个机会就干脆调养一下身子。”

  父女两正说着话呢,王医生就亲自过来了。她先是将检查结果详细地说了一遍,最后才看着苏落杳打趣道:“老苏啊女儿这么漂亮难怪一直吵着要出院回去给女儿做饭吃啊!”说着又对苏落杳道:“小姑娘二十几了都还不会自己做饭啊!”

  苏落杳一听这话就知道这一准是自家老爹为了能够尽早出院而拿她做的借口,然而被‘批评’不会做饭的她又不能反驳,于是只能硬生生地傻笑。

  王医生又跟苏爸爸聊了几句家常最后道:“既然没有装支架今晚也不需要陪夜了,小姑娘跟你爸爸一起去吃个饭就早点回去吧!”

  苏落杳颔首谢过,再将王医生送走后苏爸爸就迫不及待地换了自己的衣服,然后领着苏落杳走出了医院。

  


☆、第五章 医院篇


  由于美食城有些远最终父女两还是决定就在医院附近吃一点算了。

  当他们路过一家自助餐厅的时候苏落杳就想带着苏爸爸进去吃,结果苏爸爸拒绝了。

  “这里太贵了,刚来的那天我进去想吃饭,一看一个素菜要二十七块了,我就直接出来了。”

  苏落杳了然,那是自家老爹不舍得给自己花钱,于是说道:“没事爸爸,偶尔吃一次没关系。”说着就要拉着苏爸爸进去。

  然而苏爸爸最终还是不愿意,他自己的钱不能浪费,闺女的钱自然也一样。

  到了后来父女两只是去了一家小吃店,苏爸爸要了份五元钱的咸菜肉丝面,而苏落杳在看了价格表之后要了一碗三元的小馄饨。

  “妹妹啊够吃吗?我给你去加个荷包蛋吧!”见自家闺女只吃了一小份馄饨苏爸爸就忍不住心疼了起来。

  苏落杳摇了摇头想要跟苏爸爸说‘对不起’,但话到嘴边还是忍住了。有些时候有些话说了没有行动也是白搭,搞煽情也不适合她。

  五点四十分的时候苏落杳在苏爸爸再三要求下终于打电话叫了回家的回程车,她拒绝了苏爸爸要陪她等车来的提议,然后站在路上看着苏爸爸一步步往住院部的大门走去苏落杳的心中久久不能平复,终于眼泪还是模糊了起来。

  她愧疚啊!满心的愧疚藏在心中的同时也懊恼着自己没本事赚大钱让爸爸提早退休过上颐养天年的好日子。

  坐在回程车上苏落杳考虑再三后最终给有表弟表妹在的微信群里发了条微信写道:“亲爱的们我想出去工作了。”

  “老姐你终于想通了,早跟你说了你要为自己考虑了,不能为了你那个家而害了自己一辈子。”表弟首先回了过来道。

  “就是,姐姐你要为自己活了。”表妹也同样回的速度很快。

  “好,我会开始找找工作看的。”其实弟弟妹妹的想法即便苏落杳不问也猜得到,在他们心中姐姐一直都是因为被家里的某人连累而活成现在这个样子的。

  “姐姐无论你做什么决定我们都支持你。”两人又不约而同地发来一条。

  “我知道。”苏落杳回了一句后就退出了微信。

  她握着手机靠在窗口,看着路上来来往往的车辆陷入了沉思……

  不知道是坐在出租车内太闷了还是原本的感冒没有好全,等到苏落杳晚上八点多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头晕得只想立刻躺下。然而实际情况是根本由不得她自己做决定,因为家里还有另一个人在。

  “你爸身体那么好,为什么要住院?这都几天了他怎么还不回来?”

  还没等苏落杳关上家门苏母像是一直蹲点守着似的立马冲了出来对着苏落杳就是一阵大嗓子。

  见状苏落杳忍不住眉头皱了皱,接着越过苏母进了家门。

  “问你话呢?干嘛不回答?你到现在才回来,说你一整天都去哪里了?”见苏落杳没有理会自己苏母快步追了上去:“叫你结婚么不结,这天天都干嘛呢?我把你养到快三十,你是越来越不听话了啊?”

  苏落杳只感到自己的耳膜被震动得一阵刺痛,但身体的疲惫让她一点开口的欲望都没有。

  “问你话呢?说话啊?老的问起不吭声,小的也一个样,你们父女两就是天生来折磨我的。”

  身后的人依旧在步步紧逼,可是今天由于看到自己的无能而让自己的父亲处处省得不敢乱花钱的模样后苏落杳终于开口了:“你说我可以,但不要说我爸。”她转身看着苏母一字一句道。

  苏母一听苏落杳居然顶了自己的话,顿时火冒三丈吼道:“我说他怎么了?我就是要说,他本来就没钱又没本事,难道还不能让我说了?”

  苏落杳无力地扶额,她开始后悔自己刚才的一时冲动,因为她知道往常这个情况下对方的长篇大论又要开始了,果不其然下一秒苏母的机关枪开始扫射了。

  “你看看人家,又买房子又买车子,一个个的有钱得不得了。你再看看你爸苏秉云要房没房,要车没车,我跟着他天天过得是什么日子?”苏母说着就开始抹泪:“我二十四岁嫁给他,现在都五十四岁了也没享到他一点福啊!”

  “请你安静点,我很累,想休息了。”苏落杳开了房门想要进去休息,可是奈何苏母仍然不肯放过她。

  “你累,我难道就不累吗?”苏母抹去了她眼角刚才流出的眼泪又变回了一副盛气凌人的模样:“苏秉云说他在住院,难道真的是在住院吗?你不会帮着他一起骗我吧?你说他是不是其实不在医院而是在外面养了狐狸精了?”

  这一回轮到苏落杳火大了:“我爸在医院都住了五天了你不去看不说,还整天疑神疑鬼活在自己的世界中瞎想。你说他没有用不能让你过上大富大贵的好日子,那么你有没有想过你作为一个妻子,作为一个妈你又为我们父女两个做了些什么?”

  苏落杳越说越火大,然而苏母非但没有一丝察觉到自己的错误反倒是一口咬定道:“你们都不待见我,你们都欺负我一个人。尤其是你,我从小把你养到大你就这么对我啊?你这个没良心的。”

  完全无理取闹地苏母唾沫横飞责怪着面前的女儿,苏落杳干脆将包往一旁一丢看着她一字一句道:“你说我们欺负你?我们到底怎么欺负你了呢?这些年来不都一直是你对我们各种嫌弃吗?你说你把我养这么大?你问问自己的良心我是你养大的吗?”

  “怎么就不是了?”苏母一口反驳道。

  


☆、第六章 医院篇


  “好……”苏落杳点点头道:“我今天就再给你提醒一遍,我出生出院后一直都是在外婆外公身边长大的,乃至于到了要上幼儿园的时候我才知道原来我的家在另一个地方。那个时候你跟我爸忙着做生意根本不带我,我回家后也是由奶奶照顾的。这样的生活一直到了初中,因为那个时候开始我就过上了住校的生活。初中、高中、大学外加毕业后找工作我都没有在家常住过,家对我来说跟做客走亲戚一样,要不是后来你每天打电话硬逼着我回这边工作你以为我会回来吗?”

  “我不是也有给你买衣服吗?”苏落杳的话让苏母愣了愣,然后突然补充道。

  “是,我承认。”苏落杳由之前明显带着怒气的表情慢慢恢复了平静:“从小到大你只给我买过两件衣服,一件毛衣,一件裤子,而其它的衣物都是外公跟阿姨、舅舅买的。”

  “那还不是我爸跟我弟妹。”苏母完全不知道重点地说道。

  苏落杳也懒得跟她解释,她只是淡淡地道:“就因为他们是你的亲人,所以我到今天为止依旧忍受着你阴晴不定的性格。”

  “你终于说实话了,你这个没良心的是不是不想要我这个妈了?”没有料到往日里都不会跟自己回嘴的女人今天铁了心要跟自己对上时她又开始无理取闹了,用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吼道:“我就知道不是自己亲生的就是不好,你就是知道我不是你的亲妈才这么对我的,你是不是要去找你亲妈?是不是?”

  倍感无力的苏落杳见苏母又开始了新一轮后干脆走进了自己房间,然后将房门从里面锁上,无论外面的人怎么吵怎么闹她全部无视。

  可是当身体的不适与精神的压力一起袭击过来的时候苏落杳还是妥协了,她顺着门背无助地滑在了地上,她很清楚外面的那个人是谁?即使没有生过她,但也还是养育了她的母亲。

  要不是深知养育之恩大如天,对于这样已经到了不可理喻阶段的女人她是半眼都不想看的。就因为这份不能还清的恩情,她一直说服着自己一定要继续留在这个家中。

  小的时候苏落杳虽然跟爸妈相处不多,可在她的印象中,她的爸爸话不多却能够给人一种很可靠的安全感。她的母亲,身体不好但却是个说话都不会大声的温柔女人。

  但是这一切却在十年前苏母的一场手术后全变了,术愈后的苏母渐渐地开始脾气大了起来。刚开始没有人能注意到,全当她是因为做了手术才心情不好的。

  而一直在农村生活的家人也没有人会想得到这居然会是抑郁症的前兆,日子就那样一天一天地过着,直到苏落杳长大接触到了外面的信息后她才突然意识到苏母的问题。

  当时未满十八周岁的她只好联系了在城里做生意的阿姨,让她带着苏母去医院看看有关精神方面的医生,结果得到的答案就是苏母患有轻微的精神病。

  知道这一消息后苏母也表示会配合医生治疗的,而大家也都很相信她。谁曾想这一切都是假象,苏母居然在背地里偷偷倒掉了医生给她开的所有药。

  待苏落杳发现情况不对时苏母只活在了自己的世界中,她变得爱跟陌生人聊天,而家里的亲人她都会充满了敌意,觉得那是大家伙一起在对付她。

  然而最严重的则是猜疑,对苏爸爸的猜疑,她总觉得苏爸爸瞒着她在外面养了小三,把家里的钱跟东西全悄悄带去给了小三。

  再后来苏母开始习惯性地自言自语,有时候又对某件事情某样东西表现得很兴奋。

  苏落杳知道这种种迹象都表明苏母的病严重了,可是偏偏有苦难言的是苏母只有对他们父女两才这样,对别人则还是跟从前一样温柔。

  以前苏落杳的阿姨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一直埋怨着苏落杳跟苏爸爸对自己的姐姐不宽容,这样的误解一直到苏母退休去她那边帮忙看店时才幡然醒悟她这些年来一直误会了自己的外孙跟姐夫。

  “杳杳以前阿姨不了解,现在才明白你跟你爸爸这些年来过的是什么日子。阿姨跟你妈才相处了一个月就受不了了,你们真的不容易。”这是苏落杳的阿姨有感而发的原话。

  那一晚苏落杳一直倚着门背在地上坐了好久,直到她感觉到有水打在她的手背上时她才反应过来自己哭了。向来都坚信眼泪没有任何用的苏落杳已经想不起来自己上一回哭是什么时候了?

  她伸手抹了抹眼角还在往下流的泪水,这才起身迈着早已经坐麻了的双脚去卫生间洗漱一下准备上床休息,因为第二天她还要继续上班。

  结果病来如山倒,第二日苏落杳醒来就感到一阵晕眩,而当她起身下床的时候直接双脚一软整个人便跪趴在了地上,想要站起来却浑身都使不上劲。

  苏落杳心中明白她这是感冒加重了,在地上缓了一阵后艰难地撑着床沿坐到了床头,然后取来了放在床头柜里的体温计测量以后确认了自己的发烧度数三十八度二。

  她很清楚自己必须要去医院就诊了,伸手将手机拿起看了一眼时间是六点半,离她上班的时间只有一小时了肯定赶不上了。

  于是她先跟领导打了电话说了原因又请了半天的假后秉着早去早看好的原则赶紧刷了牙洗了脸,然后带着医保卡出了房门。

作者有话要说:  这一张写得有些压抑呀……


☆、第七章 医院篇


  “杳杳我早上煮了粥,你喝好再去上班。”大概是听到了苏落杳下楼的声音,厨房那边传来了一个轻柔的声音。

  苏落杳脚步一停,心中甚是无奈。她知道那是苏母的发病期过了,她又变回了那个待人亲切的女人。

  “杳杳妈妈昨晚不是要说你,你是好女儿妈妈知道的。”跟以往的N多次情况一样,苏母每次醒过来后第一件做的事就是一而再再而三地道歉:“妈妈保证下次再也不会那样了,你不要生妈妈的气。”

  对于这种状况已经麻木了的苏落杳来说自然不会去跟对方再计较什么,昨晚她也只不过气急了才会跟一个发了病的病人理论。

  “妈妈再去给你煎个荷包蛋,你等等我马上就好。”见苏落杳没有回答自己,苏母也不在意地继续道。

  “妈不用了,你自己吃吧,我不舒服要去医院,不能吃早饭,估计要验血的。”苏落杳阻止了苏母。

  倒是苏母一听苏落杳的话脸上露出了担心的模样:“杳杳你哪里不舒服啊?要不要我陪你去医院?”

  苏落杳摇头:“没事就一个感冒发烧,我去验个血挂个消炎退烧针就好,你忙你的,我先走了。”说完便出了门。

  苏母则是非常良母举动地将其送到了大门口并且口中深深嘱咐着要注意安全。

  医院的门诊医生们是七点半上班的,可是等到苏落杳在七点二十一分挂完号后愕然地发现她居然已经排到了五十一号。

  看着已经在就诊大厅候着的以及还在排着长队的病友们,苏落杳不由得感叹道:医院果真是一年四季生意最好的地方啊!

  所幸的是今天内科有开放四个诊室,因此大约在等了一个左右的时间大屏幕上就轮到了苏落杳。

  “哪里不舒服?”一袭白大褂的中年医生见苏落杳进来后拿过了她的病历卡跟医保卡问道。

  “感冒发烧。”苏落杳在桌边的凳子上坐了下来回答道。

  医生拿起桌上的手电筒让苏落杳张开嘴巴检查了一下她的喉咙又问道:“量过体温吗?”

  现在医院为了缩短诊疗的时间通常在进大门的时候有个护士台,那里明确标明着看感冒发烧的话请先自己测量好体温。不过苏落杳刚才太冲忙,完全不记得这码事了。

  于是她只得回答道:“在家的时候量的是三十八度二。”

  医生颔首,开始在电脑上打字:“先去验个血。”说完又回头看了苏落杳一眼道:“有咳嗽吗?”

  苏落杳闻言想了想:“前段时间一直咳的,这几天还好。”

  “那就顺便再拍个片吧!”医生快速地在电脑上又开了一张单子:“先去交钱,然后到底楼北面验血,拍片的地方在验血东面一点,走过去就知道了。”

  “好,谢谢!”苏落杳起身,心想没想到这医生还带提供路线服务的。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来了医院后心中有了一份安全感,总之苏落杳觉得身体状态比在家里的时候要好得多。至少不会再迷迷糊糊,甚至在抽血的时候她还能清楚地看到对方还是个刚毕业不久的小鲜肉。

  发型是韩剧中的暖男头,白皙的皮肤在白大褂的衬托下显得格外地水嫩,而且提醒让苏落杳握紧拳头的声音都好听地可以去当CV了,当然前提是他只能去陪受音。

  由于验血单要在二十分钟后才能拿,苏落杳就决定去隔壁将片先去拍了。巧的是进去的时候前面排队的只有一个人,因而很快地就轮到了。

  这一次当苏落杳看到里面拍片的是一个清清爽爽的年轻医生时她不得不感叹:没想到好久不来家这边医院,医院现在都流行起了用颜值高的年轻人了啊!

  “请站到拍片点,然后将项链含在嘴里。”医生的声音跟他的长相一样,清澈得很。

  苏落杳将包在一边的椅子上一放,接着按照地上贴着的脚印贴画站好,最后将自己锁骨链的吊坠微微含住。

  “好了,半个小时后记得去窗口取。”

  苏落杳拿起包包道了谢,看了手机上的时间距离取第一份单子还有十五分钟,于是她也不走了直接就在一旁通道上的休息椅上坐了下来。

  无所事事的等待过于漫长,苏落杳便干脆进了微信群:“我在医院看病,没想到里面居然都是清一色的小鲜肉医生。”

  “上图上图。”闺蜜党之一的何诗意反应最快,一看就是少女心乱蹦哒。

  “小落落赶紧拿下,别忘了给我们也留一个。”另一闺蜜沈沁也冒了出来:“不过你的感冒严重了吗?这都进医院了?”

  “嗯,有点发烧。”苏落杳回道。

  “检查单拿到了吗?拍个照给我们看看。”何诗意收起了玩笑一本正经地问道。

  “我还在等,应该没事的。”对于这两位好友的关心苏落杳的心中暖暖的。

  其实要是不说的话没有人会相信她们三个居然是网友,在一个小说群里认识的。何诗意跟沈沁是在大学时候就在群里认识了,而苏落杳是在毕业工作后加进去的。

  话说当年苏落杳百无聊赖地逛着论坛,然后突然看到了一则招揽群成员的消息。于是以往都不会主动加人的苏落杳这一次却鬼使神差地加了进去。

  至今苏落杳都记得那日的情景,沈沁是群管理员,非常主动友好地跟她先打起了招呼,当时苏落杳就觉得这个女生有颗七窍玲珑心。而何诗意那个时候给苏落杳的第一印象是精明能干的女强人,说话干净利落,做事不脱离带水。

  


☆、第八章 医院篇


  然而这样的错觉直到几人混熟之后苏落杳才恍然大悟、痛彻心扉地发现自己被坑了,因为那两人实在是跟自己的想象太不一样了,说白了就是二个萌萌哒的二货呀。

  但即便如此也无济于事了,因为实在是几年之中三人彼此经历了太多的事情。有事没事三个人常常语音群聊,现在有微信了联系就更加频繁了。这些年下来大家一起哭过,一起笑过。彼此都知道彼此的事情,一路下来相互勉励、相互扶持,情谊已经深不见底了。

  “话说同志们啊我娘又逼我回家相亲了。”在确定了苏落杳真的没什么大事之后何诗意就开始在群里吐槽了:“老娘虽然三十了,但是实际才二十九啊,干嘛要我那么早结婚?”

  “得了吧,赶紧回去看看吧!”沈沁开口道:“男人三十一枝花,女人三十一棵草,我们都老了,要认清事实啊!”

  “靠,你一受过高等教育的人怎么思想那么迂腐啊!老娘还年轻,还年轻呢!小落落你说是不是?”何诗意全力反驳:“我们要不服老。”

  苏落杳看着屏幕上的字淡定地回复道:“我刚才填病历卡的时候,看到上面医生给我打印的是二十八周岁。”

  “看吧,我就说我们都是老人了。”沈沁发了个叹气的表情包:“不过小落落你还是我们中间最年轻的。”

  “拜托我只比你小三个月啊!”苏落杳发去了一个大白眼。

  “那也是小好不好?”沈沁发来榔头敲打脑袋的图。

  “小伙伴们啊,今年我们一定要统统嫁出去啊!”何诗意不知为何甚是感叹地说道。

  “嗯,当然,老娘现在恨嫁啊!”沈沁也毫不含糊地回道:“老娘要闪婚、闪婚!”

  “你们两个是受了多大的刺激啊?”苏落杳扶额。

  三人断断续续聊了一会,苏落杳跑去拿了验血单,接着抱着试试看说不定已经出来了的心态又去取片的窗口看了看,运气很好,写有自己名字的袋子还真的已经放在那里了。

  “有些炎症,还稍微有些支气管炎的现象,给你配点药先吃着,要是不好再来挂针。”

  将两份检查报告送医生后苏落杳不到三分钟的时间就已经到了取药的窗口。

  不过就在她拿了药正要离开时突然隔壁窗口响起了一个热络地惊呼声:“你是杳杳对吧?我是你外婆家前面的舅妈呀,你还记得我不?”

  苏落杳看着拉住自己的妇女同志脑袋中快速转悠着搜索来人的身份。

  “我可是看着你长大的呢!小时候我还总是抱你呢!那时你肉嘟嘟的可爱得不得了,我还开玩笑说要你长大后做我儿媳妇呢!”

  自来熟的大妈越说越起劲,苏落杳都还来不及跟她打招呼她就又继续问了起来:“杳杳朋友找了吗?瞧这大姑娘长得多水灵啊!”

  苏落杳陪笑着,心中暗暗反驳着:我都已经老到没人要了。

  “杳杳别不好意思,告诉舅妈,要是没有呀舅妈就给你找个好的俊小伙儿。”

  大妈还在一个劲地说着的同时苏落杳终于想起了这位的身份,正如她自己所说的一样的确是外婆家前面那个邻居,好像夫家姓张,小时候串门的时候外婆就让她随着亲舅妈也喊了人家一声‘舅妈’。

  “舅妈我还要去上班,下次去外婆家的时候我再去看你。”苏落杳打断了一直说个不停的妇人微笑着道。

  对方也发现了苏落杳正穿着正装工作服,大概也意识到了自己有可能打扰到了她,于是她爽朗地一笑道:“成,到时候舅妈给你做好吃的。”

  “好,谢谢舅妈了!”苏落杳挥手与其道别后出了医院,掏出手机看了一眼时间才九点半。想了想最后她还是不打算回家了,直接去店里吃点东西再把药吃了就去公司上班。

  下午去了公司后苏落杳先是得到了一干同事们的友好问候,纷纷关心了一下苏爸爸的情况后苏落杳便投入了工作中。由于昨天和今天上午的请假她的办公桌上已经积压了一堆的工作,所以忙起来的苏落杳也没注意到时间的流逝。

  “妹妹啊你晚上想吃什么?我去买菜。”

  中途休息的时候苏落杳去了一趟洗手间,然后就接到了苏爸爸打来的电话。

  “什么买菜?你在哪?”她一听就觉得不对劲,结果还真的苏爸爸立马就给了她与猜测完全一致的答案。

  “反正身体也没什么事,我就让医生给我办理了出院手续。”电话那头的苏爸爸怕是预料到了女儿会生气,因此说完的时候还尴尬地笑了笑:“呵呵……呵呵呵……”

  “爸爸我不是再三跟你说了让你多住几天,就当修养啊!”苏落杳无力地扶额,一边说一边回到了办公桌。

  “不用不用,待在医院无聊死了。”苏爸爸估计是刚回到家,因为苏落杳听到了那边开门声:“妹妹你还没说晚上想吃什么菜呢?”

  “爸爸你还是休息下别忙了,我下班后会买菜回来的。”苏落杳看了一眼电脑上的时间,心里已经盘算好了。

  等下路过菜场的时候去给自家老爹买个猪肝补补血,然后再买些菌菇煲些排骨汤,另外菜场北面的那家熟食店里的白斩鸡向来都是苏爸爸的最爱,当然也不能忘了里面的红烧肥肠。

  反正只要一想到苏爸爸在医院啃馒头的事情苏落杳就恨不得立马将他的这几天没顾上的营养全部给补回来。

  嘱咐了苏爸爸多休息后苏落杳挂上了电话。

  “落杳出什么事了?怎么刚接了个电话就满是无奈呢?”坐在苏落杳前面的同事看到后问道。

  苏落杳摇头:“也没啥事,就是我爸爸他自己擅自出院了,现在已经到家了。”

  同事听后了然地颔首:“看来你爸也跟我家的两位老人一样一刻也闲不住,他们那一辈人平时都做惯了,现在让他们一下子停下来休息就会浑身难受。”

  “是呀!”苏落杳表示赞同。

  





附:【本作品来至互联网,本公众号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如若不慎侵权,请麻烦通知我即使删帖,谢谢!


未完待续……


【看全本小说请扫二维码】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