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艺国际16秋拍】《红楼梦》中“北静王”的袖里乾坤,让乾隆皇帝点了无数个赞!——大象视界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9-01-12 06:29:35

2016-11-16 项立平 


钱维城(1720-1772)花卉图


允禧(1711-1758) 黄山三十六峰


今天,我们仍然在祖国的南方为朋友们探库房。我们造访的是广东地区拍卖的老牌领头羊——广州华艺,在广州华艺的书画库房,我们发现了两件十分可人的清宫书画真迹,两套都是经由乾隆皇帝御览并御题的“袖珍”册页,一本《花卉图》大约巴掌大小,为著名的宫廷画家钱维城所绘,经由《石渠宝笈》著录;而另一套两本,更是仅仅只有7.5公分长,完全称得上是袖里乾坤了,在当年的清宫,这样的宫廷书画,真正称得上是乾隆皇帝最为亲近的案头玩赏之物!

 


今天,我们特别想重点为朋友们介绍的,便是这两册一套,能在手上盈盈一握的《黄山三十六峰图册》。我们在华艺库房所见,作者在方寸之间,十分用心的绘画了
36开黄山的盛景,用笔精到老练,有几分清初画坛领袖王原祁、王翚之神韵。

 


册页装裱极其精美繁复,内衬的明黄色蜡笺、装裱格式、夹板锦的使用都和故宫博物院所藏的乾隆御笔《万绪就理图册》完全一致,完全是当时的清宫原装原裱。

 


“高产诗人”乾隆皇帝兴致盎然的在每一开都留下了御题,同时,每一开都钤盖了乾隆皇帝的文房印,印文之意竟能做到多数可以和册页的画意相结合,乾隆皇帝能够如此用心的对待一套宫廷绘画册页,让人不得不去猜测,这位画师究竟是一位怎样的重要人物!

 


这套袖珍册页的作者,可是大有来头,他便是康熙皇帝的第二十一子,雍正帝的异母弟弟——允禧,也就是说,他是乾隆皇帝的二十一叔!对于宫廷书画鉴赏十分专业权威的故宫博物院杨丹霞老师曾经对这套册页撰写过考证文章,它被杨老师称赞为“真迹,殊佳”!能让乾隆皇帝这样反复用心的“点赞”,又将所绘册页留在身边案头反复把玩的这位二十一叔允禧,究竟是一位怎样的人物呢?

 


爱新觉罗·允禧(1711-1758


爱新觉罗·允禧(1711-1758)是一位特别有趣的历史人物,他称得上是满清皇族中十分、十分、十分(说三遍)有才的一位宗室,他有可能是整个清朝两百多年历史上绘画水平最高的皇族,时人评其“尤长山水,林壑森秀,笔墨整暇,以宋元之骨气,运世贤知风采,虽半千、石谷、黄鼎辈亦不能擅美于前”,“本朝宗藩第一”,同时,他也是一位高水平的诗人,甚至被乾隆皇帝称赞为“国朝诗别裁之首,以代钱谦益者。”(乾隆皇帝可是中国历史上最高产的诗人,尽管他的诗没有一首能让人记得住的,呵呵),允禧的一生便是在如此的诗情画意中度过,尽管他的一生远离政治,但是却算经历从康熙到乾隆三朝的激烈政治斗争,最终,淡泊名利的允禧得以善终。

 

大象特别还要说的是,允禧所经历的这些政治斗争,尽管被正史各种PS,但却全部都被曹雪芹写进了一代奇书——《红楼梦》中。允禧本人,也被写进了《红楼梦》里,甚至有的红学家还认为,《红楼梦》中真正的结局,林黛玉其实就是嫁给了书中的“允禧”(这个大可商榷),那么《红楼梦》中是怎么描写这位皇室的大才子的呢?

 


曹雪芹(约1715-1763


大象曾经不止一次的说过,《红楼梦》的作者曹雪芹(约1715-1763)之所以能写出这部奇书,和他的家族渊源有着很大的关系。曹雪芹的祖上大约在后金时期就已经被收编入了正白旗汉人包衣,祖父曹寅(1658 - 1712)自幼就是康熙的发小和御前侍卫(估计还斗过鳌拜吧,呵呵),文武双全,后来得到康熙皇帝的极度信任,派往江南担任江宁织造,其实就是直接给康熙皇帝在江南办事的超级亲信,康熙皇帝的五次南巡,曹寅全部都担任了重要的接驾工作。

 

所以,曹雪芹虽是汉族血统,但从小就是享受着非同一般的满族贵族生活,锦衣纨绔、富贵风流,甚至还有机会直接见到康熙皇帝。但是随着朝代更迭,四爷雍正继位后,曹家便遭遇了浮沉。


从历史上看,大约康熙皇帝喜欢的人,四爷雍正都会不太喜欢的,雍正即位后,先忙着对付掉那些和他争夺皇位的兄弟们;然后又着手处理掉了帮助他夺得皇位的两大功臣——年羹尧和隆科多;接着,雍正皇帝就开始教训这些康熙皇帝生前宠信的“第二梯队”了,首当其冲的便是曹家,到了雍正六年(1728年)初,曹雪芹才十四岁,曹家因亏空获罪被抄家,曹雪芹随着全家迁回北京,家道开始中落。

乾隆元年(1736年),曹雪芹二十二岁,新登基的乾隆皇帝不像雍正这样严苛了,厚道的降恩免除曹家亏空,曹雪芹又得以过了几年舒心的“公务员”日子,而且得以在这几年结交了不少王公贵族,但仍然好景不长,最终,曹雪芹还是只能潦倒的度过余生,并留下了一部不完整的旷世奇书《红楼梦》。所以说,曹雪芹的传奇一生和家庭兴衰,和康雍乾三朝的更迭已经其背后的政治斗争有着极为密切的关联。

 

大象曾经说过,由于曹雪芹的特殊背景,他笔下的《红楼梦》尽管不是一部政治小说,但是书中记载和影射了当时十分重要的历史信息,甚至于我们能够从中读到一些在正史上被抹掉的真相!因此,《红楼梦》里面的很多人物,其实都是有着历史上的原型的,比如我们在之前的推送中曾经提到过,历史上,同为康熙亲信的苏州织造李煦将妹妹嫁给了江宁织造曹寅,如果说,贾宝玉在小说中指代的就是曹雪芹本人的话,那么李煦的这个妹妹自然就是书中的老祖宗了。

 


八七版电视剧《红楼梦》中的北静王


大象读过很多解读红楼的观点,个人最为赞同的一个观点便是,这位非常有才的爱新觉罗·允禧无论是在《红楼梦》里还是在曹雪芹的真实生活中,都扮演了十分重要的角色,在红楼梦中,允禧便化身为了一位贾宝玉十分欣赏敬仰的王爷——北静王。

 

支持大象这一观点的表面证据有三个:其一,允禧的年龄,其二,书中“北静王”的人名,其三,允禧的封号。

 

其一,年龄。

 

《红楼梦》带有很强的“自传”性质,如果说曹雪芹在书中以贾宝玉的面目出现,那么书中人物的年龄往往是和实际历史相匹配的。

 

现今北静王水溶年未弱冠,生得形容秀美,情性谦和。因当日彼此祖父相与之情,同难同荣,未以异姓相视,因此不以王位自居。

——《红楼梦》十四回

 

如今的红学家认为,在书中,贾宝玉的年龄大约就是十四-十六岁,北静王“年未弱冠”(不到二十),两人的年龄差距和真实情况完全一致,曹雪芹约1715年生,允禧1711年生,大约比曹雪芹大四岁,所以,书中“年未弱冠”。

 

其二:人名

 

在《红楼梦》中,北静王有一个十分奇怪的名字——水溶,这么一个秀美的王爷,怎么就会取一个物理课里才会见到的名字呢?曹雪芹在书中的取名,往往是根据真实历史人物的名字,稍作改动,所以,“水溶”这个名字便是这样得来的。

北静王是一个皇室的“王爷”,在真实的历史上,有没有一个满清宗族叫做“水溶”呢,答案当然是没有,但是,有一个人的名字,和“水溶”非常非常的接近,他便是乾隆皇帝的第六子——永瑢,曹雪芹把永瑢这个名字个去掉了一笔,变成了水溶。

 

永——水

瑢——溶

 

那么既然水溶这个名字是从“永瑢”演变而来,怎么又和允禧搭上了关系呢?尽管乾隆叫允禧是叔叔,但是这位二十一叔允禧和乾隆是同年生的(1711年),允禧膝下无子,乾隆皇帝特意将他的第六子永瑢过继给了叔叔允禧为孙。曹雪芹在写《红楼梦》的时候,永瑢还是一个小孩子,自然不可能在书中扮演任何角色,所以,书中的北静王,借用了允禧继孙永瑢的名字,说的却是允禧的事。(当然,大约后来受到了允禧的影响,永瑢也成为了一位书画诗文的高手,多有精彩作品传世)

 

其三,允禧的封号

 

允禧在雍正十三年被封为慎靖郡王,完全可以和书中的北静王相谐音。

 

因此,从上述三方面判断,红楼梦中北静王的原型,便是今天我们要说的这位大内书画高手——乾隆皇帝的叔叔,允禧。

 

我们再来看看《红楼梦》里对于北静王的描述吧

 

宝玉举目见北静王水溶头上戴着洁白簪缨银翅王帽,穿着江牙海水五爪坐龙白蟒袍,面如美玉,目似明星,真好秀丽人物。宝玉忙抢上来参见,水溶连忙从轿内伸出手来挽住。见宝玉戴着束发银冠,勒着双龙出海抹额,穿着白蟒箭袖,围着攒珠银带,面若春花,目如点漆。水溶笑道:“名不虚传,果然如‘宝’似‘玉’。”因问:“衔的那宝贝在那里?”宝玉见问,连忙从衣内取了递与过去。水溶细细的看了,又念了那上头的字,因问:“果灵验否?”贾政忙道:“虽如此说,只是未曾试过。”水溶一面极口称奇道异,一面理好彩绦,亲自与宝玉带上,又携手问宝玉几岁,读何书。宝玉一一的答应。

水溶见他语言清楚,谈吐有致,一面又向贾政笑道:“令郎真乃龙驹凤雏,非小王在世翁前唐突,将来‘雏凤清于老凤声’,未可量也。”贾政忙陪笑道:“犬子岂敢谬承金奖。赖蕃郡余祯,果如是言,亦荫生辈之幸矣。”水溶又道:“只是一件,令郎如是资质,想老太夫人,夫人辈自然钟爱极矣,但吾辈后生,甚不宜钟溺,钟溺则未免荒失学业。昔小王曾蹈此辙,想令郎亦未必不如是也。若令郎在家难以用功,不妨常到寒第。小王虽不才,却多蒙海上众名士凡至都者,未有不另垂青目。是以寒第高人颇聚。令郎常去谈会谈会,则学问可以日进矣。”贾政忙躬身答应。

——《红楼梦》十四回

 

北静王在《红楼梦》散佚的后四十回中,一定将会成为一个重要的人物出现,否则,一代巨匠曹雪芹是不可能把他的名字写在十四回的回目上的——“林如海捐馆扬州城,贾宝玉路谒北静王”,只可惜,如今,我们只能看到这部奇书的前八十回,后面的大结局只能通过前文中的各种蛛丝马迹去研究探佚了。

 

我们花了这么多笔墨说这些,特别想说明的一点是,这位允禧,有着如此高的书画造诣,他的作品得到了乾隆皇帝的重视和点赞,正是因为他在康雍乾三朝政治斗争中与世无争的态度,最终得以在深似海的宫门之中安然的享受不算长的人生,而一本奇书《红楼梦》为我们真实记载下了这位“北静王”的事迹片段。

 

我们这里还是简单的为朋友们梳理一下历史背景吧。

 

康熙五十一年(1712年),康熙朝“老太子”胤礽第二度被废,从此拉开了九子夺嫡的惨烈宫斗,而刚才我们提到,康熙皇帝的二十一子允禧是1711年所生,比四爷雍正足足小了三十几岁,因此,他幸而避开了这场惨烈的政治斗争。

 


恭王府“天香庭院”  允禧题


由于康熙皇帝和曹寅的亲密信任关系,种种迹象显示,曹家和康熙朝废太子胤礽一家关系深厚。这几年,有学者考证认为,红楼梦里金陵十二钗秦可卿的原型人物,便是废太子胤礽的一个小女儿,在胤礽被废后藏匿在“贾家”。因此,红楼梦中有一章叫做“秦可卿淫丧天香楼”,而在如今的恭王府,我们还能够看到一块允禧亲笔写的匾额——“天香庭院”,这两者之间,或许绝非巧合。(有关这段,今天由于篇幅关系不展开了,点到为止咯)

 

刚才我们说到,尽管曹家在雍正朝遭到抄家,但乾隆继位后对于父亲雍正过于激烈的做法进行了拨乱反正,曹雪芹被乾隆赏了一份公务员的工作,任内务府笔贴式差事,红楼梦中说到北静王“因当日彼此祖父相与之情,同难同荣,未以异姓相视,因此不以王位自居”,便大约就是因为曹雪芹的祖父是康熙皇帝最为信任的红人,两人又志趣相投,因此,在乾隆初年,允禧对于曹雪芹十分的照顾,曹雪芹便将这种肝胆相照如实的写进了红楼梦中。相信在丢失的后四十回曹雪芹原作中,这位北静王还会有更加出彩的作为,可惜,今天的我们永远看不到了。

 

但是,到了乾隆四年,又发生了一件大事,这直接影响到了允禧后面的人生,也影响到了曹雪芹后来的命运。这就是清朝历史上著名的悬案“弘皙逆案”。



电视剧《乾隆秘史》里的“弘皙逆案”

 

经过了“九子夺嫡”的惨烈宫斗,四爷雍正皇帝即位后,对于和他竞争皇位的“八爷”“九爷”展开了毁灭性的打击,但是对于废太子二哥胤礽一家,却采取了怀柔政策。

弘皙(16941742)正是康熙朝废太子胤礽的嫡子,种种史料记载,弘皙颇有才能,又比乾隆皇帝要大十几岁。雍正朝的时候,为了安抚废太子一党,四爷将弘晳封为郡王,让其移住京城以北20余里的郑家庄,可谓既笼络又加防范。但是到了乾隆皇帝弘历即位的时候,这位有才的宗族长兄弘皙对于乾隆爷就构成了不小的威胁了(弘皙是废太子胤礽的嫡子,乾隆帝弘历是四爷雍正的庶子,所以嘛……),于是,乾隆四年初,乾隆爷以“心怀异志”等罪名,革除弘晳亲王爵,除籍,并将其囚禁于景山东果园,三年后,弘皙去世。“弘皙逆案”后,众多皇族遭受到了牵连和残酷的打压,而乾隆皇帝在对于朝中皇族一脉的政治势力重新洗牌后,终于坐稳了皇帝的位子。

 

如今的这段历史,大约早就被大清朝的堂堂正史改得面目全非了,而由于我们之前提到过的,从《红楼梦》里的蛛丝马迹看,尽管允禧并没有参与“九子夺嫡”的宫斗,但是大约他和废太子胤礽一家是走得非常近的,所以在“弘皙逆案”后,颇有才能的允禧便彻底退出了政治舞台,把人生的全部有限精力,投入到了无限的诗文、书画创作当中。而曹雪芹在“弘皙逆案”之后,也大约失去了政治上的有力庇护,最终在漂泊状态下度过余生,并写就了一本残缺的旷世奇书。

 

我们刚才说到,有关乾隆四年的“弘皙逆案”,在清代的史书上已经被完全的扭曲了,而我们却有幸能够在小说《红楼梦》中找到这个谜案的真实记载。

 


八七版电视剧《红楼梦》中的贾元春


《红楼梦》里有一个十分重要的政治人物,她便是贾宝玉的姐姐——元妃。一直以来,元春判词的真实含义都是一个难解之谜,而大象个人十分倾向于这个观点——小说中的元妃之死便和真实历史上的“弘皙逆案”有关,《红楼梦》中元春的判词是这样写的。

 

 二十年来辩是非,

榴花开处照宫闱;

三春争及初春景

虎兕相逢大梦归。

 ——《红楼梦》元春判词


如果真实的历史上,曹雪芹的这个宗族姐姐真实存在,那么从九子夺嫡到“弘皙逆案”,大约正好就是“ 二十年来辩是非”,“榴花开处照宫闱”大约指的是元妃此刻已经怀上了龙种(石榴多子),“虎兕相逢”指的是一场惊心动魄的争斗,“三春”过后,大约暗指的便是乾隆四年初的“弘皙逆案”了。当然,这是大象结合了很多红学家解读后的个人观点,欢迎各种吐槽批评。

 


《脂砚斋重评石头记》


而在《红楼梦》元妃省亲这一段,元妃在大观园点了四出戏,曹雪芹最亲密的创作伴侣脂砚斋留下了几段重要的批注,为我们探索丢失的《红楼梦》大结局留下了重要线索,“所点之戏剧,伏四事,乃通部书之大过节、大关键。”

 

第一出:《豪宴》。有脂批:“《一捧雪》中,伏贾家之败。”

第二出:《乞巧》。有脂批:“《长生殿》中,伏元妃之死。”

第三出:《仙缘》。有脂批:“《邯郸梦》中,伏甄宝玉送玉。”

第四出:《离魂》。有脂批:“《牡丹亭》中,伏黛玉之死。”

 

第三、四两条今天不表,来看头两条,清代李玉撰写《一捧雪》,写的是儒生莫怀古携家传玉杯“一捧雪”进京求官,被奸臣严世藩害得家破人亡的故事(脂批:伏贾家之败)。《长生殿》写的是唐明皇与杨贵妃爱情故事,但安史之乱爆发,杨贵妃被赐死马嵬坡(脂批:伏元妃之死)。从这两出故事,我们不难看出,《红楼梦》背后极为深刻的政治含义了。(这两则故事,背后其实都有“弘皙逆案”的影子)


此外,《红楼梦》书中其实还有大量“根据相关法律法规政策无法显示”的内容,这其实也是《红楼梦》后四十回“丢失”的重要原因所在了。这里,大象就不一一列举啦。

 

回过头来我们再一起看看“北静王”允禧所精心创作的这两套袖珍册页,乾隆在册页上的每一开御题全部都著录在了《清高宗御制诗》中,这便能考证出这开册页创作的具体历史年份。

 

乾隆《题慎郡王黄山三十六峰图事诗》凡三十六首,见于《清高宗御制诗》初集卷三二著录。由于御制诗的编排是以创作年、月为序的,《清高宗御制诗初集》卷二九——三六,皆为乾隆帝于丙寅年间所作诗歌,各诗按创作的月、日循序编排。其中“题慎郡王黄山三十六峰图”编在“闻新蝉”和“午日侍皇太后宴”二诗之后,在“汤泉荷花”和“泛月(时仲夏上浣)”二诗之前。可以断定,乾隆题写此册的时间,应为乾隆十一年丙寅五月端五日到十五之间,地点是圆明园。由此也可推知,允禧此册的创作完成及进献皇帝的时间,至晚应在本年五月端午乾隆在圆明园奉太后观龙舟竞渡和筵宴之时。此年允禧与乾隆均为三十六岁。

——故宫博物院  杨丹霞

 

可见,这两套册页创作于乾隆十一年(1746),在乾隆四年的“弘皙逆案”发生后,允禧便以一个闲散宗室的面目出现在了乾隆皇帝面前,乾隆和他的二十一叔不论政治,只论风月,终于得以愉快的相处了。

我们在以前的文章中也分析过,相比较四爷雍正,乾隆皇帝对于宗室叔侄兄弟要宽容厚道得多,除非是直接威胁到了他的皇权。因此,乾隆皇帝大约十分满意自己和这位二十一叔以诗文书画相唱和,乾隆和允禧二人虽为叔侄,但年龄只相差八个月,又都是文艺青年,所以两人有着很多的共同语言。

 

乾隆皇帝称赞二十一叔允禧“胸中早贮千年史 笔下能生万汇春”。抛却了政治,叔侄二人完全可以以书画知心的交流。查阅历史资料,和乾隆一样,允禧一生并没有真正去过黄山,所以这套《黄山三十六峰图册》,并非允禧的写生作品,而是凭借前人诗文叙述,图画自己或者是乾隆爷想象中的美丽黄山吧。在《黄山三十六峰图册》中,我们能够感受到乾隆爷在御题中的轻松和欢愉,所以,这样一套有着如此故事背景的宫廷册页,有着太多令我们回味的地方了。

 

最后,还是让我们逐开欣赏一下“北静王”允禧和乾隆皇帝一唱一和所精心创作的这两套册页吧。

两册首页的乾隆御题


(一)浮丘峰。

御题:洞天三十六,黄山峰占足。第一数浮邱,芙蓉四时绿。    钤印:乾隆宸翰



(二)飞龙峰。

御题:鳞鬣何之而,忆向天门睹。大地是羲经,占干符九五。    钤印:奉三无私



(三)叠嶂峰。

御题:新浴必振衣,新沐必弹冠。闻道神仙窟,故应人到难。    钤印:太玉、清玩



(四)芙蓉峰。

御题:黄山非黟山,岚霭朝暮浮。飒然风散之,写出汉宫秋。    钤印:丛露



(五)天都峰。

御题:天都九百仞,巍然切太虚。我虽未升颠,仙侣原可呼。    钤印:絜矩



(六)松林峰。

御题:松以石为胎,故得苍而直。何当立峭崖,饱睇岁寒色。    钤印:德充符、会心不远



(七)翠微峰。

御题:山深含湿翠,翠滴山承之。髠髴谪仙人,幽壑横琴时。    钤印:思无邪



(八)紫石峰。

御题:紫石连青鸾,干霄殊屼啮。古寺号祥符,便欲寻荒碣。    钤印:瀓观



(九)掷钵峰。

御题:仙僧掷钵去,钵留不能举。我更难重拈,惟道可惜许。    钤印:云霞思



(十)圣泉峰。

御题:名字本相形,有贪斯有圣。泉自无分别,渫然寒且净。    钤印:乐善堂



(十一)仙都峰。

御题:何处非仙境,此地会而都。借问骖龙侣,云峦半有无。    钤印:比德、朗润



(十二)轩辕峰。

御题:峰顶芝光紫,峰腰松影碧。是处岂崆峒,驻有轩辕迹。    钤印:中和



(十三)九龙峰。

御题:层峦各蜿蜒,变化成九龙。恰似披横幅,名家陈所翁。    钤印:得佳趣



(十四)棋石峰。

御题:圆子星躔布,方枰玉局陈。孤松立其侧,恰似烂柯人。    钤印:三希堂



(十五)紫云峰。

御题:延缘柏木源,攀陟紫云峰。尚忆温伯雪,青莲此处逢。    钤印:古香、含晖



(十六)青鸾峰。

御题:轩轩振羽翰,凝望何时翥。疑驾帝车来,到此不飞去。    钤印:务之曰敏



(十七)上霄峰。

御题:阮公昔得道,白日此上升。至今溪涧泮,空闻仙乐声。    钤印:中心止水静



(十八)云际峰。

御题:出岫云成峰,云峰岫难辨。依稀听其间,似吠淮南犬。    钤印:席上珍、几暇怡情



(十九)桃花峰。

御题:桃花峰下水,亦名桃花源。匪为秦人芳,却因晋隐尊。    钤印:席上珍、几暇怡情



(二十)炼丹峰。

御题:仙人炼丹处,孤峰天与齐。丹成久仙去,空自余刀圭。    钤印:中心止水静



(二十一)云外峰。

御题:触石生轻云,俄浮满空霭。回首望丹崖,依约云以外。    钤印:务之曰敏



(二十二)望仙峰。

御题:玉笋何岳岳,仙踪已渺邈。是处有名言,可望不可学。    钤印:古香、含晖



(二十三)清潭峰。

御题:贮如仙掌露, 泻似天河源。时有唼藻鳞,却避掇果猿。    钤印:三希堂



(二十四)石门峰。

御题:灵境多祛人, 时复藉人赏。不缘自辟门,谁能镇来往。    钤印:得佳趣



(二十五)云门峰。

御题:沓嶂渺难即,纠萝不可攀。惟向画图内,时时叩云关。    钤印:中和



(二十六)容成峰。

御题:我已识容成, 容成不识我。以此例学仙,不及劫余火。    钤印:云霞思



(二十七)石柱峰。

御题:撑霄何岦岌, 千秋镇古歙。因会为学方,所贵矫然立。    钤印:比德、朗润



(二十八)狮子峰。

御题:文殊骑以来, 化石昂其首。每当万籁寂,似闻一声吼。    钤印:乐善堂



(二十九)丹霞峰。

御题:复岭互窈窕, 怪石争谽谺。当时炉火气,天半余丹霞。    钤印:瀓观



(三十)老人峰。

御题:何来醉仙人, 卓立九秋清。似盻浮邱子,排空驾鹤征。    钤印:思无邪



(三十一)仙人峰。

御题:无知莫如石, 颇与仙人类。设云仙似石,冠履殊倒置。    钤印:德充符、会心不远



(三十二)布水峰。

御题:辋水垂沦涟, 宜听复宜望。颇觉胜匡庐,限以三百丈。    钤印:絜矩



(三十三)石木峰。

御题:名山多奇书, 不入世人目。我欲移石枕,玉简从头读。    钤印:丛露



(三十四)采石峰。

御题:采石真采石, 璀璨纷珠玑。策杖者高士,应缘漱齿归。    钤印:太玉、清玩



(三十五)朱砂峰。

御题:轩辕昔慕道, 敝屣衮冕华。至今第四峰,犹闻涌丹砂。    钤印:奉三无私



(三十六)莲花峰。

御题:簇簇玉井莲, 太华匪当对。谁知万里游,却在寸心内。御题。    钤印:乾隆宸翰


允禧(1711-1758) 黄山三十六峰

乾隆御题

册页三十六开 设色纸本

7.5×5 cm×36

估价:RMB18,000,000-28,000,000

著录:一、《清高宗御制诗文全集》第二册,御制诗初集,卷三十二,13至19页,1976年7月国立故宫博物院印行。

二:《乾隆御制文物鉴赏诗》P6-9,1993年书目文献出版社。

出版:《五台山人藏——清乾隆宫廷书画》P228-251200910月文物出版社。



另外,广州华艺秋拍宫廷画家钱维城精心绘制的花卉图,也是每一开由乾隆皇帝御题,《石渠宝笈》著录,我们同样发布高清图请朋友们欣赏。



一、海棠品类称原伙,西府由来独出奇。
纵是无香名已著,毋宁婀娜擅丰姿。钤印:比德、朗润



二、雪色林兰吐异芬,恰宜鼻观静中闻。古梅耐冷斯耐热,高下其间已自分。
钤印:澄观



三、麝炷鲛纱体物奇,省郎花较且卑之。花经七品还三命,故实疑他述自谁。
钤印:中和



四、叶似田田花淡红,细蕤石上异池中。由来假籍名非实,那厕濂溪君子同。钤印:德充符



五、蜀地吴都里数千,旧歌新曲伙讹传。碧鸡漫志差称当,弱卉无知总漠然。
钤印:几暇怡情



六、翠瓣黄心六月开,是谁小草冒名梅。设如移植孤山北,定使逋仙返步回。
钤印:会心不远



七、牡丹雅合花王号,周氏升斯拟列妃。未免被他芍药恨,雌黄真混是和非。
钤印:写生



八、四季开花匹兰桂,黄葩绿叶挺茎根。既能醒酒盏还小,酌剂其间深意存。壬寅清和之月御题。钤印:古稀天子、犹日孜孜



钱维城(1720-1772)花卉图

乾隆御题

册页八开 设色纸本

13×18.5 cm×8

估价:RMB18,000,000-28,000,000

著录:一、《石渠宝笈三编》(三),《秘殿珠林石渠宝笈合编》第十册,第2351页,1988年10月上海书店;

二、《清高宗御制诗文全集》第八册,御制诗四集,卷九十四,25-26页,1976年7月国立故宫博物院(台湾)

三、《乾隆御制文物鉴赏诗》P429,1993年书目文献出版社。

出版:《五台山人藏——清乾隆宫廷书画》P252-259,2009年10月文物出版社。





点击文章下方 “阅读原文” ,

可直接查看华艺国际2016秋拍电子图录。



委托送拍,请致电垂询

中国书画部

征集范围:古代书画、近现代书画、岭南名家书画

邝女士:86-020-87306565

梁先生:86-020-87306554

征集邮箱:sh@hollypm.com.cn 

 

当代艺术部

征集范围:油画、版画、雕塑及当代艺术

夏先生:86-020-8730 6557

陈女士:86-020-8730 6561

征集邮箱:yh@hollypm.com.cn 

 

古董珍玩部

征集范围:瓷器、杂项、金铜造像等各门类古代艺术品

周先生:86-020-87306543

郑先生:86-020-87306542

征集邮箱:cz@hollypm.com.cn 

 

珠宝钟表部

征集范围:珠宝翡翠、珍贵钟表、名品手袋

朱先生:86-020-87306584

征集邮箱:zb@hollypm.com.cn 

 

稀世真藏部

征集范围:极品名酿、养生精粹

李女士:86-020-8730 6599

征集邮箱:hj@hollypm.com.cn 


华艺国际上海办事处

顾女士:86-021-62888629

邮箱:shbsc@hollypm.com.cn

地址:上海延安饭店103-105室(上海市延安中路1111号)


广州华艺国际拍卖有限公司

电话:86-020-87306600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越秀区东湖路125号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