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年前的那个平安夜,让“爱”替代战争!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8-12-06 17:56:17



“今天是平安夜,你们谁也不准在这里动干戈,请将武器放在门外。”


今天,我们说三个发生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欧洲战场上的真实故事,三则人性光辉战胜残酷战争的真实史事。首先,从73年前的那个平安夜说起……


01

已故美国总统里根在纪念二战胜利40周年的演讲中,讲述了一个感人的真实圣诞故事。

 

1944年12月16日,希特勒打响二战最血腥的战役——阿登战役。这个战役前后厮杀一个多月,德国与以美国为首的盟军双方伤亡惨重。德军伤亡人数达10万,盟军伤亡8.1万,其中美国士兵占95%以上,达7.7万人,牺牲近2万将士,是美军历史上伤亡人数最多的一次战役。

 

故事发生在1944年12月24日,平安夜。

 

地点是德国战区许特根森林(Hürtgen Forest)。森林深处,一位名叫伊丽莎白•维肯(ElisabethVincken)的德国妇女,为了逃避战乱带着12岁的儿子弗瑞斯(FritzVincken),住在林中一个用于狩猎的小木屋里。

 

伊丽莎白•维肯做了一顿鸡肉餐,和儿子静静等待丈夫回来团聚。丈夫应征在附近小镇当民防军,是一名厨师。每天的食物靠丈夫带回来。

 

大雪封山,战火未灭。丈夫还能回来吗?

 

突然,小木屋门前传来了一阵梆梆的敲门声。

 小弗瑞斯


12岁的小弗瑞斯以为父亲回来了,跑过去开门,但母亲伊丽莎白觉得敲门声和以往不对,很快吹灭蜡烛,拦住他,自己上前把打开门,两名戴着钢盔的士兵站在门前,另一名则躺在雪地上,像死去一样。其中一名用他们不懂的语言企图和他们沟通。然后,指着躺在雪地的人说个不停。伊丽莎白意识到这是敌方的美国兵!


原来这三人是美军第8师第121步兵团的士兵,在满天风雪中与部队走失,他们一面躲避德军的追击,一面寻找己方阵地,已经在森林整整徘徊了三天三夜,饥寒交迫,身上满是冻伤。其中一个美国兵大腿中弹,失血很多,能否活下来还是个未知数。

 

这些荷枪实弹的美国大兵,没有一脚踹开木屋强入民宅,没有举枪杀人,却礼貌地敲门请求小木屋主人留宿。


伊丽莎白虽然听不懂对方的话,但她明白美国兵的意思。她站在门口听着美国士兵的恳求;沉默了一阵后,请他们进屋。

 

她将伤兵安置到小弗瑞斯的床上,将床单撕开做成绷带为伤兵裹伤。她让儿子去弄一桶雪,为冻伤的士兵揉擦手脚,又让他去把他们家的公鸡赫尔曼捉来杀了,另外多拿6个土豆做圣诞晚宴。


不久,小木屋便弥漫着烤鸡的香味。同时,伊丽莎白发现她可以和另一位美国兵用法语交流,紧张的气氛立刻缓和下来。


这时候,又传来梆梆的敲门声。弗瑞斯想,多半是其他迷路的美国兵,走去开门一看,结果发现4名德军士兵站在门口。弗瑞斯顿时僵在哪里。“我被吓得动弹不得。”后来的他在回忆当时的情景时说,“我站在那里,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尽管是孩子,但连他也知道纳粹德国规定,收留敌军者格杀勿论。

 

伊丽莎白冷静地出来对带队的德军下士说,“圣诞快乐!”下士说明他们与自己部队走失,在森林中迷了路,希望借宿一晚。

 

这真是冤家路窄!

怎么办呢?

是留还是不留?

应该怎么回答?

处理不好的话,可以想象后果能有多严重吗?

而且,眼下根本就没有时间考虑了。

 

这时候万没想到,伊丽莎白说,“欢迎进来暖和身子,也欢迎和我们共享圣诞晚餐,不过......我们还有其他客人,这些人不是你们的朋友,希望你们容纳他们。”


德军下士马上警觉地追问,“里面什么人,是美国人吗?”伊丽莎白问答说是,并说,“今天是圣诞之夜,谁也不准在这里动干戈,请将武器放在门外。”


德军下士死盯了伊丽莎白一阵,放下了武器,走进小木屋。


小木屋内的美国大兵紧张起来,连忙掏枪。眼看一名叫拉尔夫•布兰克的士兵已经亮出了手枪,手指扣在扳机上,随时准备射杀进门的德军,但伊丽莎白喝住了他们。她用法语说了同样的话,“今晚是平安夜,不准杀戮,把枪给我。”


伊丽莎白从布兰克手上收缴了他的手枪。

 

然后,她安排狭路相逢的敌对士兵坐在桌前,因为房子狭小,美、德士兵不得不紧紧地挤在一起,肢体碰触,气氛仍然紧张。他们彼此提防着,谁也吃不准会发生什么事情。伊丽莎白面带微笑一边和他们说话,一边忙来忙去准备圣诞晚餐。


几分钟后,小木屋的温暖,食物的喷香,尤其是主人的热情,让对立双方紧绷的神经慢慢松弛下来。随后,美国兵将自己的香烟盒掏出来,请德国士兵抽烟,德国兵则从背包中拿出一瓶红酒和一块黑麦面包与大家分享,另一名美国兵则分享了速溶咖啡。

 

其中一名德国兵看见受伤的美国兵,走过去为他检查伤口,并用自己的急救包为他处理包扎枪伤。这位德国士兵几个月前曾是海德堡一所医学院的学生。他能用英语与美国兵交流。他告诉美国兵说,因为天气寒冷,伤口没有感染,仅是失血太多,并无生命之虞,休息和营养会使他恢复健康。


此时,彼此的疑心已开始消失。

画家再现当年美德士兵同桌聚餐的情景


晚餐端上了桌,伊丽莎白开始做饭前祈祷,她含着眼泪祷告说,“感谢主的恩典,让大家能在这场恐怖的战争中和平地共聚一室;在这个圣诞之夜我们承诺不分敌我,友好相处,分享这顿并不丰盛的圣诞晚餐;我们祈祷尽早结束这场可怕的战争,让大家都能平安回到自己的家乡,儿子可以和妈妈团聚,可以与姐妹拥抱。”



话音未落,士兵们已泪流满面,他们为伊丽莎白的祷告深深打动,战场上结下的仇恨已经烟消云散,心中向往着家乡和亲人,充满着对和平的期待。


随后,曾相互殊死厮杀的7名士兵在一个屋檐下共眠,温暖舒适地度过了平安夜。

 

第二天早上,伊丽莎白给美国伤兵喂了鸡蛋汤。德国下士用地图告诉美国兵他们阵地的所在地,并特意告诉他们不要去蒙夏镇,因为德军已重新占领该地区,去那里等于自投罗网,又送给美军士兵拉尔夫一个指南针。德国兵还做了一副担架,给美国伤兵使用。


双方再三感谢伊丽莎白和弗瑞斯之后,握手告别,朝不同方向离去。


此后,弗里茨的母亲伊丽莎白再也没有见过其中的任何一名士兵。但她每次回忆起这件事时,她总是说“上帝和我们一起在吃晚餐”(God wasat our table)。


但故事并没有到此结束。1958年,当年的小弗瑞斯已经长大结婚,并移民到夏威夷开了一家比萨饼店。他的父亲于1963年去世,母亲伊丽莎白则于1966年去世。在美国朋友的敦促下,他把这个经历写了出来,投稿给《读者文摘》发表。


 弗瑞斯·维肯


多年来,弗瑞斯一直想与7名士兵重逢,但迟迟不能如愿。

 

1995年3月,美国电视节目《未解之谜》将他的故事制成视频播出。

 

不久,马里兰州弗雷德里克镇一家养老院的一位工作人员打电话告诉《未解之谜》,他那儿的一名二战老兵和朋友家人多年来也在讲述同样的故事。

 

1996年1月,弗瑞斯来到了马里兰州,相隔51年后的弗瑞斯和当年的美国兵拉尔夫再次见面。二人相拥,喜极而泣。


拉尔夫和弗瑞斯50年后的重聚


拉尔夫对弗瑞斯说,“你母亲救了我们的命!这是生命意义中最崇高的。”弗瑞斯回答道,“我现在死也可以瞑目了,毕竟我母亲的勇气没有被遗忘......”


后来,弗瑞斯又联系上了另一名当年的美国兵阿尔弗雷德,但他却未能找到德国士兵。

 

弗瑞斯·维肯于2002年12月8日在美国俄勒冈州去世,享年69岁,距1944年“平安夜事件”57周年纪念日的到来只差16天。同年,好莱坞出品了一部根据这个故事改编的电影,片名叫《平安夜》(SilentNight,又译《寂静的夜》《遭遇平安夜》《平安夜遭遇战》)。


最后一名经历过那次事件的士兵阿尔弗雷德·安德森则于2005年11月21日去世,享年109岁。


02


第二个故事发生的时间点,是1945年4月。


当时的纳粹德国已经是强弩之末,同盟国军队从东西两线向柏林挺进。柏林城内的众多建筑已在之前的轰炸和炮击中变成废墟。


随着苏军率先攻入柏林,城里的战斗越来越残酷,苏军与德军在每一条街道进行激烈的巷战,寸土必争,战斗极为惨烈。

 

在枪声短暂的间歇,街道中间的一座废墟中突然传来孩子的哭声,那是一个德国儿童在绝望地哭泣。身处两军互相对射的猛烈火网之下,这名儿童随时都可能在战火中丧命。


就在交战双方都不知所措的时候,一幕不可思议的场景上演了……


一名年轻的苏军士兵竟然猛地站起身来,毫无防范地径直地走向那座传来哭声的废墟。


苏军战友们发现了他的举动,立刻明白了他的意图。他们停止了射击,枪口警惕地对准前方,随时准备用火力掩护接应自己的伙伴。



让人意料不到的是,街对面的枪声戛然而止,德军也立刻停止了射击。在双方无数枪口的对峙下,这名苏军士兵走到那座废墟,把孩子抱了起来,慢慢地朝着街道边上的一个安全掩体走去。


此刻,刚刚还是枪声大作,子弹横飞的战场上,只留下那士兵一步步缓慢而沉重的脚步声,整个街道处于不可思议的沉寂中。一位苏军随军记者出于职业的敏感,不失时机地用相机将这个感人的瞬间记录下来。


第二天,柏林上空许多飘落下来,传单上印刷的是苏军士兵奥沙罗夫解救德国儿童的照片,传单上赫然写着:“柏林,请停止枪声!”当柏林市民看到传单时,不少人流下了感动的眼泪。一些德军士兵也放下武器,走出了战壕。


士兵奥沙罗夫成为英雄,面对媒体的提问:“为什么在战场上,你敢于在枪林弹雨中站起来?”他的回答是:“爱,会让枪声停止。”


他流着泪向人们讲述了一个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故事。


1941年10月,德军向苏联首都莫斯科发动进攻。苏联政府在莫斯科以西构筑多道工事,进行艰苦的抵抗。可是激烈的战斗仍然不断向莫斯科逼近。


在杜波塞科沃通向莫斯科的道路上,几名德军士兵正在小心地搜索前进。突然前方传来一阵狗叫声。他们循声追去,只见一只小狗趴在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身旁,轻轻地舔着他的脸,少年显然是受了伤,躺在地上动弹不得。


小狗转过身,对着德军士兵发出急切的悲鸣。少年猛然发现了身旁的德军士兵,感到大祸临头,惊恐不已。无奈之下,他用手指着小狗,然后对士兵们不断地摇手,哀求他们不要杀死自己的小狗。


尽管听不懂少年的话,士兵们还是明白了俄国少年的意思。而小狗依然在不停地舔舔受伤的少年,然后向士兵们摇着尾巴,发出低低的呜咽声。士兵们也知道,小狗是在乞求他们救救它的主人。



几个德军士兵沉默了,片刻之后他们一声不响地绕过少年和小狗,继续向前走去。而那个少年正是当年的奥沙罗夫。


正是因为当年的感动,才让几年后的他做出了那样的选择。


03


第三个故事,也发生在二战中。


当时的盟军的空军已经开始大规模轰炸德国,而德国飞行员也不甘示弱地进行反击。


1943年12月20日那天,一位名叫查理·布朗的(Charlie Brown)美国轰炸机飞行员,正和其他七名战友一起,准备去轰炸一个德国弹药厂。然而他们驾驶的B17轰炸机还没有抵达轰炸地点,就被德军地面高射炮击中机头,驾驶舱玻璃、 二号引擎以及用来节流防超速的四号引擎全部受损。



不仅如此,炮击还导致机组成员瞬间一死六伤,只剩下布朗努力架机逃亡。虽然他努力调整飞机的姿态,但这架庞然大物依然摇摇欲坠……而且,飞机下方就是德国人的领土。


更糟糕的是,机舱内的氧气已经快要耗尽,驾驶舱还出现了电气故障,而用于止痛的吗啡在寒冷的高空已经冻成了冰坨坨,每个伤员都只能忍着剧烈的疼痛,在颠簸的空中祈祷。


就在布朗觉得大难临头的时候,忽然发现机舱外有另一架德国飞机正和自己齐头并进一道飞行。而且,那个德国飞行员还用非常夸张的身体语言打着手势,看起来是要自己降落……



这名德国飞行员叫做弗朗茨·斯蒂格勒(Franz Stigler),当时正在地面给自己驾驶的梅塞施密特(Messerschmitt)Bf 109 G-6战机加油。


一边抽着烟, 斯蒂格勒一边看着空中的动静,这时他发现有一架美国轰炸机在空中被击中,并冒出了浓烟。


见此状况,斯蒂格勒立刻架机起飞,并接近那架中弹的B17轰炸机。从舷窗外就能看见,里面的机组成员全都负伤,甚至可以辨认出他们脸上痛苦的表情。


此情此景令斯蒂格勒想到了许多年前,自己的上司对他说过的一句话:在战争中,你们的身份是战斗机飞行员,至始至终都要记得这一点。你们必须要对得起身为飞行员的尊严和荣誉!如果我听说你们有谁对一个跳伞的敌军开火的话,我会先毙了他!


于是,斯蒂格勒打定主意,他想将这架美国轰炸机引导到德国的机场降落,并接受投降。


布朗和他的战友们也看出了他的想法,然而,他们完全不能接受降落受降这样的结局。并没有下降飞行高度。


斯蒂格勒理解对方的感受,他又想出了一个办法,试图引导对方飞至中立国瑞士的疆域,完成降落。


可惜的是,布朗并没有领会他的意图,继续保持着飞行。



于是,两架飞机只好在德国领土上空继续飞着……这时,斯蒂格勒忽然发现了一个不妙的情况:下方的几门高射机枪发现了这架轰炸机,调转枪口准备开火……


此时此刻,斯蒂格勒做出了一个不可思议的举动,他驾驶战机飞到那架B17的另一侧,用自己的机身挡在炮口之前,阻止了德国地面部队的开火。


最终,勇敢而坚定的斯蒂格勒一直引导着美国人到了海岸线边缘,并目送着那架B17缓缓降落在开放的海域上,才架机离开。临行前,他还不忘下方的美国轰炸机敬了一个军礼。


大难不死的布朗被英国方面援救了,他向上级报告了这个事件,但上面禁止他将此事透露给任何人,更不能传达给媒体。他们不希望盟军会因此而对德国人手下留情。


而德国飞行员斯蒂格勒也就此失去了下落,直到二战结束,布朗也没有打听到他的消息。但是此后的几十年里,他一直没有放弃寻找。


时间一直到了1900年,在一次电视节目中,布朗惊讶地发现当年那个德国飞行员居然还活在人世,并且就住在离自己不远的温哥华……


布朗立刻动身前往加拿大,亲自拜访了当年的恩人,俩人变成了莫逆之交,一直到2008年双双离世,都是最好的朋友。



其实,早在1914年的平安夜,英德法等国家的士兵也曾走出战壕,共同庆祝圣诞......

 

爱是全人类的语言,无关肤色、宗教、国籍。祈愿世界和平。

 

总有一天,亲历者会全部离我们而去,请记住这些故事,为逝者、为我们自己,也为了后人。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