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诉他,我爱他)简介:十年前的惊鸿一瞥,乔漫对厉呈司一见钟情.然而遇到他,或许是乔漫一辈子的劫.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9-11-27 15:14:39

简介:十年前的惊鸿一瞥,乔漫对厉呈司一见钟情。然而遇到他,或许是乔漫一辈子的劫。她用尽全力爱他,换来的却是他对她的恨之入骨,哪怕她怀胎三月,他依旧残忍的命她打掉。妹妹的算计,他亲手把她送入监狱,乔漫万念俱灰,绝望的斩断对他所有的情。可她又如何知道,离婚不是感情的终结,而是又一轮爱恨纠葛。她说:厉呈司,我不爱你了。他却说:我知道。漫漫,这次换我来爱你。




第一章 把孩子打掉!

    躺在冰冷的手术床上,乔漫不停的发抖,她双腿大开。毫无隐私可言,宛若商品般任由人肆意打量、检查


    医生冷漠的看她一眼,“别紧张。这是无痛的,我们医院每天不知道要做多少这种手术。”


    乔漫沉默不语。感觉*一麻。她缓缓闭上眼睛,两行眼泪无声滑落。


    昨晚半夜三点,一个月不曾回家的丈夫忽然出现。


    他披星戴月而来。不是看她过得好不好,而是直接把她从睡梦中拎起来,寒声说:“乔漫。把孩子打掉!”


    多么冷血无情的话?!


    她当时跪在地上。紧紧的抱住厉呈司的大腿,哭得嘶声力竭,苦苦哀求。“呈司。我求求你。让我生下他,让我生下他好不好?!我可以离婚。我什么都不要了,我只要这个孩子!”


    她不要什么骄傲、什么自尊。只要能保住这个孩子,她真的什么都不在乎了。


    然而她面前的男人却依旧是一脸矜贵,英俊的脸上没有一丝一毫的动容。


    他只是居高临下的看着她。薄唇一张一合,冰冷的吐出两个字:“打掉。”


    说完,他猛的抽出长腿离去,丝毫不顾忌是否会伤到她和她肚子里的孩子。


    他来去匆匆,在别墅里停留下的时间不过五分钟。


    他不要这个孩子,哪怕她以离婚当作条件。


    她知道的,他嫌弃她,觉得是她用卑鄙的手段拆散了他和乔欣,是她给下了催情药而要了她,是她偷偷的打了排卵针怀了孕,目的就是为了用孩子绑住他。


    可这些都不是她做的,她究竟要说多少次,他才肯相信她?!


    她只是想要留住这个意外而来的孩子,因为孩子是无辜的,可即便这样,他也不答应。


    他竟……这样恨她吗?


    这个孩子在乔漫肚子里三个月,她小心翼翼,不敢让所有人知道,可她怎么瞒得住他?!


    厉呈司是A市权势滔天的霍三爷,黑白通吃,只要他一句话,立刻就会有保镖驾着她去医院堕胎。


    到那时,她会再次成为全市的笑话,到时候又会传出陆家大小姐的又一个丑闻:被迫堕胎。


    所以,乔漫来了,一个人。


    “好了,结束了。”


    医生的话唤回乔漫的注意力,她擦擦眼泪,在医生的搀扶下,虚弱的下了手术台。


    乔漫下意识的看向那血淋淋的胚胎,心上蔓延一阵撕裂的痛,之后整颗心都空了。


    眼看护士要把胚胎拿走,她一急,沙哑道:“等下,可以把他……给我吗?”


    护士一愣,下意识的看了医生一眼,见医生没有反对,才找了个玻璃瓶给她装好。


    “一个月内不要同房,禁止盆浴,禁吃生冷辛辣的食物……”


    不等医生说完,乔漫便摇晃着身体走出手术室,之后一手扶墙,一手捂着肚子,佝偻着身体缓缓前行。


    她身后,传来护士们的窃窃私语。


    “女人长得漂亮就是私生活混乱啊,不过也够可怜的,怀孕之后竟然一个人来打胎。”


    “你知道什么啊,这可不是一般人,她是陆家大小姐,霍三爷的太太。”


    “天哪,霍太太?!那这孩子……霍三爷竟然不要自己的孩子?”


    “因为霍三爷根本不爱她,三爷喜欢的是她的妹妹乔欣。”


第二章 想离婚?除非我死!

    乔漫凄然一笑,是啊,厉呈司不爱她。不但不爱她。甚至对她恨之入骨。


    她越是痛苦,他便越是解恨,他从来不会管她的死活。


    乔漫回到别墅里。而厉呈司竟已经坐在沙发上,似乎等着她的结果。


    厉呈司看了她一眼。她脸上的苍白让他烦躁。他沉默两秒才冷声问:“打了?”


    乔漫的心狠狠一疼,随即自嘲的笑了,眼泪也顺着脸颊落下。


    乔漫啊乔漫。你还在期待什么?他那么恨你,怎么可能会关心你的死活?


    她的喉咙里艰涩的“嗯”了一声,像个游魂一样飘向楼梯。


    可这时候。他却叫住她。“乔漫,我们离婚。”


    乔漫猛然一僵,随即瞪大眼睛。失控的吼道:“为什么?!我已经打掉了孩子。你还要怎样?!”


    “为什么?!”厉呈司残忍一笑:“因为她回来了!”


    简单的一句话彻底把乔漫推向深渊。她的四肢百骸都疼得颤栗。


    原来是她回来了!


    乔欣要回来了,所以他不要她。更不要她的孩子?!


    “哈哈哈哈………”


    乔漫忽然发出一阵尖锐的狂笑,配上她这张虽然美丽却惨白无比的脸。更是说不出的狰狞。


    厉呈司浓眉一拧,眼底愠色骤聚,但俊脸上依旧平静无波。


    乔漫见状。笑得更加疯狂,这就是厉呈司啊。


    这个男人总是有这样的本事,哪怕是怒火冲天,却依旧能保持镇定,可只有经历过的人才知道,在这样的冷静下暗藏着怎样的狂风骤雨。


    她在等他发怒。


    “乔漫!”


    冰寒的两个字直击乔漫的耳膜,她身子一颤,恐惧瞬间袭遍全身每一处细胞。


    他终于发怒了!


    不过眨眼的时间,那个原本坐在沙发上的矜贵男人已经到了她跟前。


    厉呈司的铁手狠狠的掐住乔漫的脖子,漆黑的眼底闪着杀气,他怒道:“签!”


    乔漫不停的挣扎,可在厉呈司面前简直不堪一击!


    他就这么毫不怜惜的掐着她的脖子,将她拎扯到茶几跟前。


    “碰”的一声闷响,厉呈司把她的头狠狠按在茶几上,冷厉喝道:“签!”


    乔漫心死了,眼泪如同泉涌,淌在离婚协议书上,阴湿上面的字。


    十年,十年了!


    从最初对他一见钟情,到五年前嫁给他,她一直在努力的走进他的生活,他的心,可最终她还是失败了。


    乔漫累了。


    她绝望的想要放弃,可想到乔欣那张脸,想到乔欣曾经对她做过的那些事,她又十分不甘心!


    凭什么要她成全他和乔欣?!


    乔漫眼里聚满浓烈的恨,她一字一顿的说:“厉呈司,我恨你!你想离婚,和乔欣双宿双栖,除、非、我、死!”


    简短的一句话,透着乔漫的决然,厉呈司永远都不会知道,此刻她放弃了什么。


    以前她靠爱情守护婚姻,而从今以后,她会依靠仇恨撑下去!


    她不会让乔欣好过!


    厉呈司笑得残忍,“乔漫,所有人都可以恨我,只有你不配!是你逼死了我妈,她死了,你却活着,那你就该为此痛不欲生!”


第三章 死不了

    乔漫面上一白,脑海中立刻出现一个中年贵妇倒在血泊中的画面,她慌张的大吼:“我没有!是她……啊……”


    不等她说完。他忽然腥红着双眸把她压在沙发上,大手猛的探向她的裙底。


    乔漫登时一慌,她见过厉呈司这么疯狂的时候。每到他母亲潘美菲的忌日,他就会变得比魔鬼还要可怕!


    上一次。她被折磨的*撕裂。在医院住了三天才回来,这一次他一定也不会放过她!


    撕裂的痛让乔漫倒吸一口凉气,厉呈司毫无预警的撞入。疯狂的撞击着她。


    他双目腥红,似乎把她当作猎物,要亲手撕碎她一般。


    他甚至捂住她的嘴。不让她发出任何声音。


    乔漫挣扎。哭吼,却始终换不来他的一丝怜惜,她只从他的眼中看到了仇恨和憎恶。


    纵然他要她。也依旧在羞辱她!


    他不顾她才堕过胎。用力的摧残她。等他发泄完就立刻毫不留情的抽身离开,仿佛多停留一秒都会令他恶心。


    厉呈司阴狠道:“乔漫。签了离婚协议,滚出这座城市。别再遇到我,否则下一次我不会再放过你!”


    乔漫像个破碎的娃娃躺在沙发上,惨白的脸上挂着一丝绝望哀戚的笑。


    签字之后滚出这座城市?不会放过她?


    哈哈哈哈……厉呈司啊。你何曾放过我?


    从她五年前嫁给他,他每次和她欢好都要把她折磨得只剩下半条命,之后再唾弃她的身体有多脏。


    他的每一次报复都够狠够毒,但凡他对她有一丁点不舍,她也不会变成如今这样破败凋零。


    身下已经痛得麻木,可乔漫依旧能感觉到粘稠的液体在从身体流出,在沙发上留下一片刺目的腥红。


    然而即便这样,身边这个天神一样的男人却没有一丝动容,而是拽着她的胳膊,寒声道:“签!”


    乔漫动动红肿的唇,“不”字未及出口便眼前一黑,栽倒在地。


    厉呈司的脸色阴沉的可怕,拳头紧紧攥紧,身体因为仇恨而颤栗着。


    五年前的今天,他的母亲被乔漫逼得割腕自杀,满床鲜血刺得他眼睛生疼。


    他恨她,娶她的目的只是为了折磨她、羞辱她!


    所以他对她比对任何敌人都狠辣,不容许自己有一丝一毫的心软,这一切都是她自找的,是她应得的!


    但现在他终于找到了乔欣,当初是乔漫害得乔欣小产,而且失去了做母亲的资格,他必须给她一个家,让她不再受伤。


    就在乔漫狼狈不堪的时候,早就已经在外面等待的乔欣忽然进到别墅里面,随即发出一声惊呼:“天哪……呈司哥哥,姐姐她……”


    “死不了。”厉呈司无情的说完,抬眼看向乔欣,然后伸出双臂,轻柔的道:“欣欣,过来。”


    乔欣双眸盈满泪水,她摇摇头:“呈司哥哥,先送姐姐去医院好不好?她流了好多血,她会不会死啊。”


    厉呈司沉眉,对乔漫恨之入骨,恨不得她去死,可看了看乔漫的惨状,他却心软了,他怎么能让乔漫这么轻易就死了!


    乔漫醒来的时候,人已经在医院,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熟悉的脸,她瞳孔皱缩。


    乔欣!


    她竟然这么快就回来了?!她为什么会在这?!


    乔欣双手背在身后,俏脸上还挂着泪痕,但表情却是无比阴毒。


    “乔漫,想不到吧,我又回来了!这次相隔的时间有些久,让你久等了!”


第四章 乔漫,你找死!

    乔漫目光冰寒,虽然浑身无力,可她还想挣扎着起来。只是才抬起头就被人狠狠按在枕头上。


    “乔漫,省省吧,你刚做过手术。麻药劲儿还没过呢。”


    “滚!”


    “滚?哈哈哈,凭什么?乔漫。我告诉你。这次我回来就是为了和呈司深哥哥在一起,你识相的话就赶紧签字离婚,否则别怪我心狠手辣。”


    乔漫冷笑。“乔欣,我就算是死,也要占着‘霍太太’的头衔!我要你和斗到底。”


    她身体虽然虚弱。可语气却是铿锵有力。对乔欣的恨化成了她的力量。


    “和我斗?”乔欣低低的嗤笑,“乔漫,你拿什么和我斗?呈司哥哥对你有多恨。你难道不知道吗?刚才啊。你子宫大出血。你知道他说什么吗?”


    乔欣压低身子,在她耳边说:“他说‘死不了’。”


    乔漫呼吸一涩。心口顿时传来尖锐的疼,她死死的咬住齿关。没让自己哭出来。


    几秒后,她攥紧拳头,喉间滚出一句话:“乔欣。你不得好死!”


    她以为乔欣会反击,却不想她竟一头扑到她怀里,呜咽道:“姐姐,你总算醒了,我还以为再见不到你了。你子宫大出血,差点保不住,你和呈司哥哥到底怎么了,怎么会变成这样?!”


    听着乔欣在她耳边哭诉,乔漫先是一愕,可当她听到那沉稳的脚步声,当即明白,乔欣又在演戏了!


    然而这还没完,乔欣忽然尖叫一声后猛的退开,她的脖子上竟被划出一道血痕!


    厉呈司立刻来到跟前,一手把乔欣扯到怀里,一手狠狠勒住乔漫的脖子,他阴声道:“乔漫,你找死!”


    乔漫的脸本来就毫无血色,此刻被厉呈司夺了呼吸,更是苍白得近乎透明。


    她狞笑着,丝毫不担心自己会死,因为“善良”的乔欣绝不会错过这个表现大度善良的机会。


    果然,乔欣急急的抓住厉呈司的手,“呈司哥哥,你快放手,姐姐要被你掐死了!”


    厉呈司猛然松手,随后抬起乔欣的脖子,因为那道很浅的伤痕目光阴鹜。


    乔漫瞧他那紧张的模样,心如死灰。


    一个划痕便让他紧张成这样,那她呢?


    她子宫大出血,命都差点没了,他可曾有过一点恻隐之心?


    乔漫满是仇恨的说:“厉呈司,她的伤是她自己弄的,你如果不是瞎子,就该看到她的指甲里还有血!”


    厉呈司却是看也不看,憎恶的看她一眼就揽着乔欣离开。


    乔漫自嘲的笑,看吧看吧,不是她不曾解释过,而是每一次解释都是徒劳。


    他不信她,对乔欣却是百分之百的深信不疑。


    他不相信十八岁那年,跟他发生关系的不是乔欣,而是她;


    他不相信那次酒醉,承欢在他身下的不是乔欣,也还是她;


    他不相信当初乔欣会小产不是她的错,更不相信他的母亲不是她逼死的,而是羞于活在世上。


    所有的锅都是她在背,所有的罪都是她在赎,她何其无辜?!


    乔漫好恨,她从未像此刻这般痛恨厉呈司!


    可她不会离婚,因为婚姻之中,不单能靠爱情支撑,仇恨同样可以刺激她走下去。


    乔漫住院期间,乔欣每天都来。


    她依旧像之前一样戴着面具,在厉呈司面前展示出善良到令人心疼的一面,而厉呈司一走,就立刻变成一个毒妇,对她各种言语刺激,逼着她离婚。


    乔漫憋着一口气,她尝试着拍下视频揭开乔欣的真面目,可手机被乔欣抢去,删除了视频。


    现在她唯一的筹码就是“霍太太”这个头衔,总之绝不会让乔欣得逞!


第五章 乔漫,签字!

    乔漫在一周后出院,回到家里,毫不意外的见到了乔欣这个白莲婊。而且还热情的接过她手里那简单的行李包。


    那里面有乔漫的孩子,虽然只是个胚胎,可在医院这几天。就是这孩子陪着她,她不希望乔欣的脏手碰他。所以下意识的一躲。


    乔欣佯装难堪的把手停在空中。艰涩道:“姐姐,你怎么不等我和呈司哥哥呢,我们正准备去接你。”


    乔漫冷冷的看她一眼。对于她这种时刻演戏的状态已经司空见惯。


    她正打算上楼,厉呈司却忽然沉声道:“乔漫,签字。”


    又是这句话!


    乔漫嘲讽的看着厉呈司。“除了这句话。你还有别的要说吗?如果没有,我想休息了。”


    “呈司哥哥,你先别说了。我可以等。真的。”


    乔漫很想为乔欣颁奖。多么精湛的演技啊?


    “厉呈司,我还是那句话。想离婚,除非我死。”


    从那天之后。厉呈司和乔欣一起离开,再也没有出现在家里。


    哦不,这不能称为家。毕竟五年里,他回来的次数很少。


    而且厉呈司每次出现在这,都会像个魔鬼一样折磨她的身体,完事之后立刻离开,因为他嫌脏。


    乔漫想笑,她脏?!


    她今年二十六,十六岁认识他,十年之中只有他一个男人,哪怕是接吻,也只跟他。


    可乔欣呢?


    八年前,厉呈司二十岁的生日宴,乔欣知道她喝醉了,一个人在花园里醒酒,竟然找了一个男人把她压在树干上。


    那人企图对她不轨,乔欣则拉着厉呈司在远处看着。


    乔欣和厉呈司说,那是她的男朋友,他竟然信了,和乔欣就那么离开了。


    如果不是她当时学过一点空手道,只怕真的会被*。


    晚宴结束后,她和乔欣一起留在了霍家过夜,厉呈司半夜走错房间,上了她的床,还和她发生了关系。


    那是乔漫的第一次,听说也是厉呈司的第一次,当时她很紧张,而且很痛,很慌,所以落荒而逃。


    可她怎么也没想到,第二天会发现,乔欣和厉呈司竟然赤身裸体的躺在一张床上,床单上还有血迹。


    整个霍家和陆家都知道,厉呈司和乔欣偷尝*。


    从那天开始,厉呈司和乔欣在一起了,他说会对她负责,会娶她,只爱她一个人。


    可他不知道,乔欣早在认识他之前就已经不是*,那时候她才多大啊?!


    那年乔欣十六岁,可才十六岁就知道找人*姐姐,这是多么狠毒的心?


    乔漫告诉过厉呈司,她才是那天晚上的人,她后悔没有像乔欣一样弄得人尽皆知。


    可是他嫌恶的骂了她:“跟男人野战还能欲求不满,你就这么骚?!”


    这句话让她无比难堪,脸上像是被人给了一个耳光一样火辣辣的疼。


    可那时候她心里更疼,因为她喜欢他,甚至第一次给了他,她是决定一辈子都跟在一起的。


    乔漫忍着羞辱解释乔欣找的人,她没有和野男人野战,但那个人怎么会承认自己企图*她?


    自从那之后,厉呈司不仅把她当作迫害妹妹的坏女人,还是一个放浪形骸的女人。


    过去的种种,乔漫不愿意多想,那会让她觉得恶心。


    而且每每想到他的残忍,她更为自己觉得委屈、愤怒、不值。


第六章 乔欣,我答应你!

    出院之后,乔漫一直在家休息。


    流产之后又子宫大出血,她的身体已经差到她自己无法想象的地方。


    出院的时候。大夫说过,她经过两次刮宫,子宫壁很薄。怀孕的几率非常小,危险性也很高。平时一定要注意。


    乔漫如今已经无所谓了。她恨厉呈司,不会再傻傻的怀上他的孩子然后被迫打掉。


    她只庆幸,乔欣回来了。那么厉呈司就不会再碰她。


    厉呈司和乔欣虽然没再过来,可她却知道他们在忙什么,最近陆家正在准备为乔欣铺路。接手陆氏集团。


    这些当然都是乔欣告诉她的。那个恶心的白莲婊怎么会错过如此绝佳的机会来刺激她呢?


    陆家……呵呵,乔漫心里一阵凄凉。


    陆家是A市数得上的豪门,资产无数。正因为和霍家旗鼓相当。所以她和乔欣才能认识厉呈司。


    可是她这个正牌的陆家大小姐却被陆家弃如敝屣。而小三生的女儿乔欣,成了宝贝。


    不过无所谓。她不在乎。


    乔漫深吸一口气,正想回去睡一下。却见乔欣站在门口,她顿时脸色一沉。


    乔欣嚣张的笑,“姐姐别急。我来是跟你做个交易。”


    听完乔欣的话,乔漫如遭雷击,竟连乔欣什么时候出去都不知道。


    而当她回过神来,立刻像疯了一样,颤巍巍的大吼:“乔欣,我答应你!你听到了吗?!我答应你了!”


    看到乔欣在外面冲着她摆了个“OK”的手势,乔漫一下子跌坐在沙发上,捂着脸默默的流泪。


    时间过去很久,可乔欣的话犹在耳畔。


    她说:“乔漫,你外婆已经肾衰竭晚期,急需换肾,这事你肯定不知道。”


    “你一定也想不到,呈司哥哥因为恨你,连你外婆都容不下,是我把她转到了其他地方。”


    “只要你和厉呈司离婚,我会给你外婆安排手术,肾源已经配型成功,那个人你认识哦,我第一个男人。”


    乔漫原本不相信厉呈司会那么卑鄙,她愤怒的想去找他问清楚,可一想到他连自己的孩子都能狠心“杀死”,何况是她外婆呢?


    她好恨,自己为什么会爱上厉呈司这个魔鬼?如果不是她,外婆或许不会这样!


    这些年她不听劝,非要嫁给厉呈司,外婆几乎与她断绝来往,可毕竟外婆是对她最好的人,她不能不管。


    所以,这段感情,她纵然不甘,也要放弃了,是吗?


    乔漫抱着装有胚胎的瓶子,深深的吸气:“孩子,给妈妈力量,好吗?”


    乔漫一直在医院陪着外婆,接连三天,衣不解带的照顾她,可惜外婆对她不理不睬,甚至冷言冷语,“你走,你走,我不要见到你。”


    乔漫泪流满面,“外婆,别生漫漫的气好吗?等您手术结束,我就一直陪着您好不好?”


    “哼,当真?”


    “真的,我已经决定不要厉呈司了,我就要外婆一个人。”


    外婆的态度终于有一丝松动,乔漫也放下心来。


    第二天,外婆手术,她在走廊里不停踱步,整个人慌到不行,直到手术室的门打开,医生笑道:“放心吧,手术很成功。”


    乔漫重重的松口气,忍住夺眶而出的泪水,她交代好看护注意事项,回了陆家。


    那是她五年都不曾回去过的地方。


    今天是陆家给乔欣举办的宴会,庆祝她二十四岁生日。


    只是很少人知道,乔漫也是今天生日。


    今天的主角是乔欣,但乔漫一出现,立刻就夺去全场视线。


    她今天穿着一身紫色镶钻晚礼服,卷发束起,露出大片光洁的背部,说不出的性感妩媚。


    而且她在眼周化了蝴蝶妆,照镜子的时候,她自己都为之惊艳。


    乔漫敢肯定,今天的她一定是最耀眼的。


    从小到大,她最能刺激到乔欣的便是美貌,只要她出现,乔欣只能是配角。


    瞧,所有的男人都惊艳的看着她,包括她的丈夫厉呈司。


    只不过他比其他男人高深得多,而且脸色很难看。


    “姐姐,你来了。”乔欣佯装淡定,可乔漫知道她内心已经喷火了。


    乔欣话音刚落,厉呈司便冷冷的问:“谁准你来的?你难道不知道你每次出现都会扫兴?”


第七章 厉呈司,我成全你们

    乔漫心上一痛,她扫兴?!


    也对,扫乔欣的兴嘛。只要乔欣不高兴,那就一定是她的错。


    他厉呈司的眼里从来只有乔欣,他只看到了乔欣是多么善良柔弱。却丝毫看不到她的无辜。


    就像今天,身为她的丈夫。他不是和她一起。却由乔欣挽着,而且当着这么多人面,毫不留情的指责她。维护另外一个女人,他从来没有想过她也有尊严。


    乔漫已经被他伤得麻木,所以她在心里说:算了。反正一切都已经要结束了。


    乔漫勾唇一笑。精致得宛若精灵的俏脸上,藏住了所有苦楚,只剩下妖娆。


    “霍先生大可放心。今天是乔欣生日。我只是来送个礼物。不会留在这扫两位的兴。”


    乔漫说完,素手忽然撩向裙摆。


    厉呈司眸光一冷。一把扣住她的手腕,寒声问:“你要做什么?!”


    乔漫讽笑。“怎么,难道霍先生以为我会掏出刀子,甚至枪吗?”


    她猛的甩开他。随着裙摆一撩,露出里面修长白皙的腿。


    周围一阵抽气声,乔漫甚至能感觉到那些人变得急促的呼吸。


    不过这不是她的目的,她不是想让厉呈司知道她的魅力对男人有多致命,她只是想将绑在上面的那卷A4纸拿出来。


    乔漫把这沓纸摊平,大声的笑道:“厉呈司,我们离婚,我乔漫放手了,成全你和乔欣!”


    “唰”的一声,乔漫手腕一甩,把离婚协议书洋洋洒洒的甩到空中。


    纸张洒了一地,周围的人纷纷好奇看过去,之后忽然幸灾乐祸的看着她。


    “陆家大小姐要离婚?哈哈哈,真是好笑。”


    “当初听说她硬是拆散了自己的亲妹妹和三爷,现在竟然要离婚,还说放手?”


    “听说她前几天刚打过胎,三爷连孩子都不要,怎么可能要她?”


    乔漫直挺挺的站在原地,听着那些人的窃窃私语,嘴角一直挂着笑。


    他们越是嘲讽,她就越是笑得妖娆,把所有的泪流进心里,所有的疼留在骨髓,她要让他们看到她最耀眼的一面。


    乔欣忽然心疼的拉住她:“姐姐,你……你这是何苦呢?我说过,我不介意的。”


    乔漫抽回手,笑道:“乔欣,别碰我,我嫌你脏。”


    “姐……”乔欣委屈的低下头。


    这是她高明之处,她不会让厉呈司清楚的看到她脸上的委屈,可她的动作,却是在告诉所有人,她觉得难堪。


    厉呈司忽然掐住乔漫的脖子,“乔漫,你故意的!”


    他脸上风卷云涌,如覆寒冰,极其骇人。


    可乔漫却迎上他的目光,笑得风情万种:“霍先生,我错哪了?她不是想要你吗,你不是一直觉得是我拆散了你们吗,现在把我你还给她,这礼物难道不够好吗?”


    顿了顿,她又说:“现在礼物送到,我也该走了。”


    说完,她用手指掰开他的铁手,然后撩了下额前的碎发,妩媚的转身,却没人知道,转身的那一瞬,她泪流满面。


    她成功的破坏了乔欣的这次生日宴,成功的以一个胜利者的姿态提出离婚。


    二十六岁生日这一天,她提出离婚,和厉呈司分道扬镳,相忘江湖。


第八章 就算扔掉,别人也休想染指

    走出陆家别墅,乔漫脚步踉跄,眼底一片茫然。她不知道该何去何从。


    她虽是陆家大小姐,可这里却不属于她。


    八年前她被男人压在树干上那一幕,转天就被人传到了网上。整个A市的人都知道陆家大小姐十八岁就和男人野战。


    父亲认为她给陆家蒙羞,把她视为陆家最大的耻辱。却不知道。她本是无辜的,而将这个“丑闻”爆料出去的,是他最喜欢的女儿——乔欣。


    不过父亲厌恶她。是从很早就开始的。


    自从林菀嫁到陆家,就暗中做了不少事,加上她那时候年纪小。总是做出一些叛逆的事。她和父亲的关系越来越差,最后彻底水火不容。


    就如刚才,他与别人寒暄。原本看着乔欣的眼神充满温柔。却在看到她的时候转为愤怒。


    乔漫也不屑和他对她有什么柔情。因为她同样恨他。


    而她的继母,大家眼中端庄温婉的林菀女士。其实内心比谁扭曲阴狠,手段更是毒辣。


    当年母亲被迫与父亲离婚。最后甚至得了严重的抑郁症,一切都是拜林菀所赐。


    这样的家,乔漫憎恶无比。


    至于她和厉呈司那个不能称之为家的地方。如今也不再属于她。


    “乔漫,我回来了。”


    一道好听的男声响起,乔漫身子一僵,愕然看向说话的人。


    “学长……”乔漫嗫嚅一声,一头扑进男人怀里。


    这人是纪凡,乔漫的大学学长,曾经所有人都能看出纪凡对她的不同。


    只可惜,那时候她一心都扑在厉呈司的身上,从没发现他对她的喜欢。


    她和厉呈司结婚当天,纪凡出国,这些年两人一直没有联系,没想到今天竟然回来了。


    纪凡紧紧的抱住怀里的小女人,五年的思念如今终于化为现实,她真实的在他怀里,他情难自已。


    乔漫在他怀里放肆的哭,她告诉自己,乔漫,不可以软弱,哭过之后就要重整旗鼓。


    厉呈司从别墅里出来,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幕,他的目光立刻冷冽如刀!


    “乔漫,婚还没离,就已经迫不及待的投入其他男人的怀抱,你就如此*?!”


    乔漫身子一颤,他冷酷无情的话深深的刺痛她的心,她却不想辩解和否认。


    她小声说:“学长,我不想见到他,带我走。”


    “好。”纪凡的心疼的抚着她的背,把她半抱在怀里。


    “纪先生,放开霍某的妻子。”


    厉呈司单手插兜,右手指间夹着只剩下半根的香烟,俊脸上表情淡淡,一如既往的矜贵。


    这不是纪凡第一次和厉呈司交锋,早在五年之前,乔漫嫁给厉呈司的前一天,他就已经找过厉呈司。


    纪凡承认,这个在A市权势滔天的男人比之前更加令人畏惧,只是这样的男人不配拥有乔漫。


    “霍先生真把她视为妻子吗?”


    厉呈司把烟头扔在地上,黑亮的皮鞋在上面狠狠碾过,他淡淡的道:“无论霍某如何看她,她都是霍某的私人物品,哪怕是扔掉,别人也休想染指。”


第九章 从此以后,她是我的女人

    乔漫的心脏骤然一缩,她忽然站直身体,气得浑身发抖:“厉呈司。你到底什么意思?!”


    纪凡拍拍她的肩膀, 低声安抚:“别急,有我在。”


    五年前。他为了她的幸福选择放手,可如今她过得一点也不好。他不会再放任厉呈司利用她爱来伤害她!


    “霍先生。漫漫不是物品,既然你不珍惜,那我来珍惜。你不疼。我来疼;你不爱,我来爱,从此以后。漫漫是我的女人。你要伤她。先要问问我纪凡是否答应!”


    纪凡微微一笑,虽然语调轻柔,可金边眼镜后的双眸闪过凛冽的寒光。任谁也不敢小瞧了他。


    别人怕他霍三爷。可他不怕。


    厉呈司眯了眯黑眸。不得不佩服这个男人的勇气,竟敢和他挑衅。


    他步步逼近纪凡。高大挺拔的身躯立在两人跟前。


    乔漫以为他会再次勒住她的脖子,却没想到他只是冷笑一声:“既然纪先生有兴趣。那就给你好了。”


    有些话比刀剑更有杀伤力。


    乔漫早知道厉呈司不在乎她,却也想不到,他竟会把她像是一块破布似得扔掉。


    这个男人。真的好狠!


    后来是怎么回到纪凡的住处的,乔漫已经没有印象。


    她只记得在厉呈司说出那话之后,她就整个人僵在那里,脸色惨白,之后就昏了过去。


    等她再醒过来的时候,人就已经在这了。


    对于一个即将离婚却还没离婚的女人,住在一个单身男人家里有些不妥,但她没办法。


    好在这只是纪凡的其中一处房产,他说自己并不住在这,之前这个三居室的公寓一直空着没人住,她来了,正好替他看房子。


    纪凡的出现仿佛是上天派给乔漫的天使,他给了她住处,还给了她一份体面的工作——纪凡的高级特助。


    乔漫大学的专业是艺术类,而且毕业之后就嫁给了厉呈司,所以她的工作经验是零,现在能有份工作,是真的相当不容易。


    她现在只想要好好的活着,远离和厉呈司有关的任何人。


    “漫漫,走吧,去吃饭。”


    纪凡的声音从头上传来,乔漫赶紧抬起头来,诧异的问:“已经中午了?”


    “是啊,你太认真了,如果所有员工都像你这样,那我这个老板可就要烧高香了。”


    知道他是故意打趣她,乔漫也莞尔一笑,收拾好东西站起身。


    她到纪凡的公司已经有一周的时间,他没有避讳其他人,为的就是别人没有机会欺负她。


    纪凡带她到公司附近的一家西餐厅用餐,却没想到,竟然会碰到厉呈司和乔欣。


    乔漫以为,在见识了厉呈司的狠之后,她对他已经全然剩下恨。


    可她没想到,在见到乔欣亲自把东西送到他口中的刹那,一切伪装都轰然崩塌,她的心被眼前的一幕刺痛了。


    厉呈司有严重的洁癖,他不喜欢用别人用过的东西,不喜欢别人给他夹菜,没想到他对乔欣竟然这么特殊。


    苦涩和不甘在乔漫心里蔓延,她脸色冰冷,声线绷紧:“学长,我们换个地方,在这里吃会让我倒胃口。”


第十章 这是你的罪

    可纪凡却是牵住了她的手,安抚道:“漫漫,你迟早都要面对他。有我在。你不需要怕。”


    乔漫苦笑,她怕吗?!


    是,她怕厉呈司这个男人。别人面前的他总是那么英俊高贵,是女人们最想嫁的人。


    可对她。他毫不怜惜。她怕他让她吃个饭都要承受那些难堪,那会耗尽她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勇气。


    但是纪凡的声音有一种力量,而且她的确是要学会坦然的面对他。当看到他没有惧意,没有恨和心痛,或许就是真的放下了。


    纪凡带着她坐在了厉呈司对面的座位。还非常绅士的亲自给她拉开椅子。


    乔漫嫣然一笑。轻声说:“谢谢你,学长。”


    “漫漫,你我之间不需要客气。还有。你要叫我非凡。”


    非凡是纪凡的小名。整个A市的人都知道,他们同时还知道。只有纪凡的家人才能如此叫他。


    乔漫愣了下,看到他冲着他眨眼睛。她下意识的叫了声“非凡”。

本篇小说记者花费了很多心血认真写的,资源整理不易,看全文只需2.99元,童叟无欺 诚信交易。长按以下二维添加客服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