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达体育嬗变“王的帝国”:大手笔全球“扫货”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9-04-24 15:25:10

金水湾

在体育领域一系列“买买买”大手笔后,万达集团掌门人王健林终于为其体育王国找到了心仪的“话事人”。

时代周报记者日前获得了两份万达集团内部人事任免文件(大万股[2015]22号文件和[2015]23号文件),其中任命沈嘉颖为万达文化产业集团有限公司副总裁,他同时兼任万达体育控股中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万达体育”)筹建组负责人。前中超公司总经理刘卫东被任命为万达足球部总经理。

10月8日,沈嘉颖向时代周报记者证实了这份人事决定,并表示自己刚上任不久,而万达体育人员尚在招募中,“一切敲定后,将会对外统一发声”。刘卫东则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目前尚在国外出差中,等回国后找机会沟通”。

刘卫东是中国足坛不可多得的职业经理人,他的履历颇为出彩,曾在中国足协下的两个公司担任要职:其中在任福特宝公司总经理期间,将中国之队打造成具备盈利能力的品牌;成为中超公司总经理后,他引入中国平安等合作伙伴,为中超联赛运营步入正轨立下了汗马功劳。

在离开中超之前,刘卫东以中超公司总经理的身份约谈了所有媒体平台和中介机构,并且参与了中超公司内部所有策略的制定。在NBA和英超版权之争硝烟散尽之后,中超版权成了兵家必争之地。这意味着,刘卫东已对各家有意中超版权的互联网体育新媒体的报价了然于胸,带着这些巨大的隐性福利以及业界人脉,加盟万达体育,势必如虎添翼。

不过,和外部挖角刘卫东不同,沈嘉颖属于内部提拔。在万达集团10余年时间里,沈嘉颖由基层营销一路升任至商管公司副总经理,再到万达百货总经理,晋升和跨部门调动构成他主要的工作轨迹。显而易见的是,沈嘉颖与体育并无太大交集。王健林在下一盘怎样的大棋?

事实上,比沈嘉颖升迁进程更快的,是万达体育产业链雏形的搭建。这是万达体育业务布局的路径缩影:从年初对瑞士盈方体育、马德里竞技球队的股权投资,到并购美国世界铁人公司,再到王思聪旗下普思投资对乐视体育的投资等。短短十个月时间里,万达已在体育领域进行了规模庞大的全产业链投资,收购企业涵盖了赛事品牌、俱乐部、赛事运营企业以及最终端的赛事直播。

王健林并不避讳宣扬他称霸体育产业的雄心。今年年初,万达宣布进入第四轮转型,万达商业、文化、金融、电子商务成为其新四大支柱产业。要做大做强文化产业,其中重要一点就是体育产业。

按照王健林的计划,在接下来再度完成几宗体育公司并购后,他将把万达体育分拆出来上市,“未来至少一两家公司(体育公司)是要合并在一起,去IPO的”。不过,这个计划眼下尚无时间表可查询。

全球“扫货”后,万达体育如何整合这些国际级体育公司的资源,如何继续保持盈利?这会是筹建中的万达体育控股公司接下来的重要任务,也将是王健林对沈嘉颖工作的重要考核事项。

足球情缘

“有情怀的成功商人,”这是招商局南山地产上海公司常务副总经理雷小明对王健林的评价。

王健林的体育情怀要从足球说起, 而足球也一度是万达的名片。作为大连万达足球俱乐部的投资人,早在1993年,万达就打造了中国职业足球第一个王朝。公开资料显示,这是中国足球甲A联赛和中国足球超级联赛的创始球队之一,迄今仍保持中国顶级联赛连续55场不败的纪录。

王健林为足球的背书站台不仅局限于此,在随后的日子里,从国家队到联赛,从对足球“从娃娃抓起”的创培养模式到斥巨资为中国队聘请西班牙名帅,万达从各个领域展现其支持足球的决心。他曾对外宣称,“所做一切是要为中国足球水平的提升做贡献”。

以足球为载体,可以置换到不少其他资源,亦是借此做大企业规模和美誉度的捷径。同样倾心于足球的恒大集团主席许家印,就曾有过这样的公开表述:“在中央电视台打广告,1秒钟大概15万元。我们一场球下来,比如说中超开幕式在广州举行,有25家电视台现场直播,有300多家媒体报道。11个运动员穿着印上了恒大两个字的背心,你说是不是很值钱?一个半小时的直播时间,如果做广告要多少钱?”

中房数据研究院院长陈晟对时代周报记者分析说,“在从资源向消费过渡的时代,将房地产当作容器,这个容器里面放养老、体育、健康等要素,跟这些要素结合的房地产就会有价值”。

对于王健林而言,足球为其赢得了与世界足球最高权力层对话的绿色通道。在今年5月29日瑞士苏黎世第65届国际足联主席选举大会上,王健林成为国际足联大会历史上邀请的首位中国企业家,其座位更是被安排在了嘉宾区第一排中间。

不可置否,足球确实能拉近与公众的距离,与城市的距离,与政治精英的距离,而这些距离是企业做大过程中的客观需要。但王健林不得不面临的问题是:中国的足球职业联赛,远远未到自负盈亏的地步,对足球的一系列投入是否能产出真正的经济收益。在9月23日,成都万达文化旅游城项目启动大会上,他承认,“搞俱乐部这种C端,它居于下游,不挣钱。足球、篮球俱乐部,基本都是烧钱,赚的是名声”。

这便容易理解,为什么挣上游的钱成为了王健林的新方向。具体怎么挣,王健林也给出了解释,“所谓挣上游的钱,就是要么拥有知识产权要么拥有代理权,既有品牌也做终端”。他也开出了限制性的条件,“万达收购的一个目标,就是说这个体育产业一定能在中国落地”,“我会尽我的力量,虽然我不会再搞俱乐部,但我支持四川、成都搞一支足球队”。

< 1234> 全文浏览
(责任编辑:王莉)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