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三门峡出租车司机的诙谐人生(十)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20-04-12 00:01:08

天鹅城微生活

三门峡新媒体知名品牌
热文.美食.优惠.策划.推广.活动.品牌

合作:13373986770 QQ:457060942

天鹅城事儿随时看,生活百事一点通!

小编说:
继续推出韩师傅大作,跟着韩师傅一起领略带着泥土气息的新闻吧

朋友赠我大白菜,整整装满一纸袋。

礼物虽轻情义重,不由激动涌心怀。

《176送白菜》


农民兄弟真可爱,随手排出壹拾块。

二元零钱不用找,多少白领却作怪。

《万达广场农民工》


客运巡街找司机,一张簿纸求建议。

千言万语一真理。车价低,百姓最满意。

《喜春来.客运求建议》


凌晨五点就出车,天边相伴下弦月。

辛苦路上环卫工,一把扫帚讨生活。

《五点出车》


下午送客高阳山,心里好似扇子扇。

今天活儿不白干,总算不枉三顿饭。

《客至高阳山》

草民实在不关心,小店又要换掌柜。

柴米油盐酱醋茶,该是啥味还啥味。

前任书记入牢门,四大一高一风吹。

铁打衙门流水官,爱谁是谁民心碎。

《无题》


一把苦药就凉水,一喝我就倒头睡。

一屋一床一个人,一梦不知能见谁?

一字歌》


向阳半坡养鸡场,足疗按摩温柔乡。

一支玉臂千人枕,两点朱唇万人尝。

《过向阳半坡》


市场就是唐僧肉,妖魔鬼怪都张口。

灵宝陕县尽管来,残疾黑车莫发抖。

客运本来菩萨心,如今打骂不还手。

伤心如同黄河水,一刻不停向东流。

《的士泪》

会兴老板用午膳,吃了一碗又一碗。

一碗炒面俩油饼,外加两碗糊涂面。

平时吝啬不吃饱,今日皮带松两圈。

原来饭店新开张,食罢就走全免单。

《TB223车老板》

前天你来求意见,今日他要签请愿。

六神无主心里烦,官人稳坐钓鱼船。

都是一副丑恶脸,蝇蝇苟苟使尽奸。

恨不嘴里伸出手,抢完司机袋里钱。

《峡市出租换车记》

不论黑商与权奸,皆是龌龊不要脸,

一心只捞昧心钱。看世间,先生啥心肝。

《喜春来.叹今世》

使尽诡诈奸,只为刮民钱。

巧言为众生,天下无耻言。

身比风尘女,口似烈妇坚。

强人藏屠刀,沐猴亦冠冕。

做尽不良事,苍天也有眼。

早晚得报应,历史作证见。

《无题》


狗贩巧使美狗计,引来公狗欲调戏。

撒下毒药要狗命,电击手枪全击毙

驻马店市平舆县,能人辈出净稀奇。

九百多条无辜狗,从此以后见上帝。

《观微博》

上车抱孩一少妇,片刻絮叨就诉苦。

丈夫生来是宅男,不愿工作成保姆。

结婚七年花数万,自己贴钱不知数。

只盼孩子快长大,便要离婚寻幸福。

《少妇怨》


水工厂北三百米,一和饮食大广场。

窗明几亮真宽敞,新桌新椅排成行。

红砖灶台现大方,九元农家馍菜汤。

老板仁厚性豪爽,免单约众来品尝。

农家风味饭菜香,物美价廉不上当。

众人食罢齐夸奖,峡市从此美名扬。

《水工厂北300米饮食广场》

假药团伙制伟哥,老板方法真是多。

工人试药找小姐,领导报销给补贴。

追求效果真敬业,为了男人好生活。

头子被抓正言说,我们起码讲科学。

《神州趣闻》


前天他妻去旅游,丈夫无聊玩微信。

心里也有小九九,手贱搜索附近人。

不料搜到妻帐号,显示只有百米近。

环顾四周一旅馆,顿时不由起疑心。

走廊打响妻电话,房内传出熟铃音。

怒火攻心踢开门,赤裸男女搂得紧。

浙江男子有智慧,不做侦探真浪费。

《男子微信搜附近的人捉奸成功》


眼看十号就来临,拨开迷雾见端倪。

招标本是一面镜,照出邪恶与正义。

无论车价高和低,草民有心也无力。

一心为民或为己,苍天在上难相欺。

《十二月十日三门峡兴通出租换车招标》


新换油绳不适应,脚踩油门如踩空。

自从买下旧出租,一天到晚脚掌疼。

对班昨晚跑不成,上坡二档拉不动。

中午花钱一百多,钱到病去车身轻。

《修车》


的哥相约用午膳,今天已是第三天。

菜香味美众称赞,食罢留恋侃大山。

《一和饮食广场》


十元难买一包烟,九元能食自助餐。

农家风味品种全,饮食广场看一看。

黄面馒头糊涂面,红薯油饼烩菜鲜。

不是老汉要推荐,如今赚钱实在难。

《饮食广场用午膳》


莫骂城管讨人嫌,有些摊贩不能怜。

昨日摆摊上台阶,今天占道快半边。

后天若是无人管,干脆马路全占完。

早上四点到七点,君到一小看一看。

公交私车不能过,按破喇叭听不见。

你若下车去理论,小贩强词又白眼。

可怜之人也可恨,不由心中一声叹。

你要生活让人活,换个角度天地宽。

《说市一小众摊贩》


鸭子苹果真不赖,里外全是红颜色。

已经吃了七八个,果真沒有一个坏。

《155鸭子苹果》

森林半岛上老太,手拉六岁一小孩。

终途使孩叫爷爷,难道吾真已老迈。

《吾已老》


二十万元打水漂,买车八年诈承包。

霸王合同最诡道,无良律师罪千条。

而今报废日期到,客运力主要招标。

公司价底不许干,招标价高车主掏。

昂贵车子你不要,转包下家也正好。

阴谋诡计得逞了,大把好处尽情捞。

若非其中有大利,谁人奔波红尘道。

八年的哥是奴隶,几人累死一命消。

只愿时光快流转,身归那世能逍遥。

《峡市出租换车记》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