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老婆夜夜不归,竟是为了这事!!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8-12-10 10:00:34

第1章 魅色

夜色如同一只巨兽,张开大口便吞并了整座城市。而这巨兽口中,又是另一番璀璨。

满目的霓虹灯,将城市照得如同白日。车流如织,丝毫不因时间点而有所停滞。毕竟,九点,对于B市的人们来说,不过是夜生活的开端。

“魅色”就坐落于这繁华一角,招牌是个狂草的两个字,一扇不起眼的木门之内,是整条酒吧街最热闹的夜总会。

白沐冰穿着一身纯白色的紧身包臀裙,深V领和仅到大腿根部的裙摆,将她凹凸有致的好身材勾勒得一览无余。昏暗的灯光下,白沐冰忍不住用手去拉裙子的下摆,然而遮了下面就遮不住上面,换上这套衣服不过五分钟,她已经窘迫得满面通红。

即使已经做了很久的心理建设,白沐冰还是被这阵容吓到了。

今天是她第一天来魅色上班,大概的工作内容陈哥都已经给她讲过了,但她还是有些接受不了这里的风格……

白沐冰偷偷看了一眼身边与她站成一列的其他女人,说起来,她应当算是这里面穿得最保守的了。站在她身边的这一位,裙子短也就罢了,腿根处还开了个叉,几乎是将整条大腿露在了人前。再看另一边这位,两件式的衣裤堪比比基尼,紧身吊带的后背只由两根交叉的带子勾成,露出了大片白花花的背。

白沐冰忍不住就生出了一股羞耻感。好在她身上这套过于保守,别人都不愿意穿,如果让她穿着身边这两位这样的衣服去陪酒,那她大概宁愿立刻去死。

“啪啪”两声拍手声传过来,一溜女人看过去,是负责带她们的陈哥。

陈哥是她们的负责人,每晚由他来分配每个人要去的包间。见他走过来,一众人都打起了精神。

“妹妹们,B101要十个人。”他简单地说完,对着她们点了一遍,指定了几个人,被点到的脸上都露出了兴奋的神情,没被点到的,则明显失落下来。毕竟对于她们这一行来说,有活干,才能拿钱。否则,即使在这里坐一晚上,也不会有半毛钱收入。

眼看着还差一个人,陈哥再次扫视了一圈,一眼就看到了一身白色站在人群中的白沐冰。她不知在想些什么,整个人呈现出一种与旁人截然不同的游离状态。

陈哥眼睛一亮,指了一下白沐冰,“冰冰,就你吧!”

白沐冰回过了神,有些不敢相信地指了指自己,“我?”然而陈哥已经转头对其他人交代起来,而剩下的没有被选中的人,则看着她这副表情,对她露出了鄙夷的神情。

“得了便宜还卖乖,切。”

白沐冰讪讪地放下了手,听着陈哥大致讲了一下,忍不住一颗心就提了起来。

“都听清楚了吗,这间包间的客人很重要,大家好好表现。”

见她们应了,陈哥转头就带着人过去了。

走廊里的灯光稍显昏暗,白沐冰走在人群的最后,两只手紧紧地绞在一起,几乎连呼吸都要不顺畅起来。

短短的一段路,她走得如坐针毡。然而,真正煎熬的,还没有开始。

陈哥最后停在一扇门前,转头看了他们一眼,推开门的一瞬间,脸上已经挂上了笑容,“各位老总,这是我们这最漂亮的一批妞儿,让她们陪大家玩玩吧。”

话音刚落,一队姑娘就整齐地走了进去,在包间的最前方站成一列,以供挑选。

十个人中,只有白沐冰一直低着头。是以,大部分人已经被点走了,就剩她和另一个长得稍逊色的女人留在了原地。

“那你们俩就给各位老总倒倒酒吧。”陈哥冲她们俩使了个眼色,又对包间里的客人奉承了几句,推门走了。

那女人是个性子活络的,没有选她不要紧,她转头就拿了瓶酒,这位老总那里说几句甜话,那位老总那里调笑一番,没一会的功夫,她已经坐在了一个中年男人的大腿上。

白沐冰更窘迫了。

“傻站在那做什么?”

不知从哪里传出来的一声,让白沐冰吓了一跳,迅速找了个没有人占领的角落,坐了过去。

陈哥之前交代过,一旦进了包间,如果被人赶出来,是要扣钱的。

包间里的气氛逐渐暧昧起来。

白沐冰不敢去看,两手交叠在膝盖上,规规矩矩坐着,如同一个木偶。而包间里的大部分人身边都有了女伴,似乎也没有人在意她这个异类。

拿不到小费也没关系,只要不被赶出去……今天第一天,少赚一点好了。白沐冰不断给自己施加心理暗示,没多久,竟然真的渐渐平静下来。

或许是渐入佳境了,耳边渐渐传来一些不协调的声音。

第2章 包了

白沐冰恨不得把自己的耳朵堵上才好。但她此刻什么也不敢做,虽然她只是来陪酒的,但看这包间里的气氛,眼角不经意的一瞥,一个肥胖的男人已经将手伸进了一个女孩的衣服里……她不敢再看,眼观鼻鼻观心,坐得比小学生还端正。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大家竟然真的像是遗忘了她一般。

白沐冰坐着坐着,忍不住就想起了一些事情。

不是很愉快的回忆。

三年前一心沉浸在爱情中的她,估计只会把今时今日当做一个噩梦。

家世显赫,国内知名大学毕业,刚毕业就嫁给了自己心爱的男人,这是多少女孩梦寐以求的人生?

白沐冰全都经历过,然后,如同美梦一般,一个个全部破裂。

一直到现在,她都记得三年前父母反对自己嫁给冯简时的坚决。那是她从来也没见过的疾言厉色,在那短短的几天里,她全部见识到了。

然而向来顺从的她,竟也难得有了脾气。他们不同意她嫁,她就从家里偷户口本;被发现了不许她出门,她就绝食抗议。

父母几乎用尽了所有的招数来反对,可她那时自以为是,一心向着爱情奔走,父母不就是嫌冯简穷么?荒唐!她是新时代的女性,只想嫁给爱情。

她以为只要克服了父母的固执,就可以得到幸福。

她确实克服了,却也毁了自己的家。

先是公司忽然出了问题,随后哥哥嫂嫂出了车祸,紧接着,父母也失踪了。

接着,白氏集团,忽然就成了冯氏集团。她竟然到这时才知道,原来这些年自己一心一意追随的丈夫,早已在她不知道的时候掌控了全局。

这荒唐的三年,如同一个不切实际的美梦。而这美梦的结局,是这一连串的不幸,加上那一纸冷冰冰的离婚协议书。

她不傻,用脚趾头想想,也知道所有事情的罪魁祸首是谁。她怎么能甘心?可是三年专心致志的家庭主妇生活,早已折断了她的双翼。

她深爱的男人,竟然借助她的力量,成功从寒门转变成了豪门。随后,亲手毁了她。

冯简,若不是他,她又怎会流落到这样的地方?

一个月来求职无门的痛苦一幕幕闪现在眼前,偌大的A市,以她这样的学历,竟然没有一家公司肯收留。

她实在是没有办法,辗转到了B市,吃光了最后一顿方便面,手里连坐公交的钱也没有了,她却看见了魅色的招聘简章。

一切水到渠成,她劝自己,只有活下去,才能想办法报仇,尊严什么的,此刻无关紧要。

正全心沉浸在满心的恨意中,耳边忽然传来一声爽朗的调笑声:“哟,一个人坐这种蘑菇呢?”

白沐冰如同受惊的小鹿一般抬起脸,正撞进一双玩味的眼睛里。

云飞观察她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刚进门时她就低着头,一开始他还以为她是欲擒故纵,毕竟这样的地方嘛,哪里会有真的纯情?

他就不动声色地坐了一会,谁知这么会儿时间,她愣是跟个小学生似的规规矩矩坐着,一动不动。云飞这会是真的信了,看来,这妞应该是新来的。

他心里隐隐有种捡到宝了的喜悦,从包间的那头走过来,开始撩她。

这一撩,云飞就觉得自己完了。

刚才她一直低着头,所以没能看清她的脸。只觉得她身材很好,一身紧身的裙子将身材完美勾勒出来,依着他这么多年混迹风月场练就的眼光看来,这妞儿身上可是一丝赘肉都没有。

这一抬头,她标准的瓜子脸就露了出来。

妆画得不浓,更像是只涂了个粉底。唇色嘛,粉粉嫩嫩的,相当好看。高鼻大眼,此刻正惶恐不安地盯着他。什么都可以骗人,唯独眼睛骗不了人。

云飞觉得自己喉头一紧,忍不住就在她身边坐了下来。

距离近了些,他心中的震撼就更多了。

或许是包间里灯光昏暗的原因,她的脸如同上好的瓷器,没有一丝瑕疵,白得透净。云飞承认,即便是自己已经见过了不少美女,但是没有一个,能与眼前的这一个相提并论。

见没有办法装空气,白沐冰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想起自己的工作,她从桌子上拿了个杯子,拿起一旁的酒瓶开始倒酒。

虽然脸上神情镇定无比,但颤抖的手出卖了她的内心。她险些拿不稳杯子,红酒洒出来一些,洒到了她白净的手背上。

云飞立刻伸出了手。

还没碰到那只白白嫩嫩的手,白沐冰就握紧了杯子,不动声色地躲开了。

她面前把杯子送到云飞面前,低声说道:“老……老板,喝酒。”

云飞往沙发上一躺,意有所指地看着她,说:“我要你喂我。”

第3章 误会

白沐冰听见了,每个字都听得清清楚楚。

果然人不可貌相,面前这个人生得白白净净,放在古代大概可以算是个文弱书生,没想到也是个色胚。也是,来这种地方的,还能是什么正人君子不成?

她心里逐渐泛上一股冷意,咬咬牙,勉强将杯子凑了过去。

谁知,杯子还没碰到云飞的嘴,他忽然伸出手来想抓她的手腕。白沐冰条件反射地要躲,杯子里的红色液体洒出来一些,洒到了云飞的白色衬衫上。

完了!白沐冰心里一紧,慌张地抬头去看云飞。第一天上班就犯了这样的错误,如果这个男人追究的话,那自己……

或许是她眼里的惊恐意味太明显,云飞本想再捉弄捉弄她,也瞬间有些不忍心。他朝她勾起了唇角,笑了一笑,问道:“新来的?”

白沐冰点了点头。

心里的猜测得到验证,云飞显然很是得意。他似乎一点也不在意衬衫的事情,起身想去卫生间擦一下。才一起身,就有眼尖的看见了他衬衫上的污渍。

“高总,这是怎么弄的?她弄的?”

包间里一时安静下来。

白沐冰感觉所有的目光都朝她看了过来,其中不乏几双凌厉的眼神。她大概是知道得罪这群人的下场的,毕竟陈哥再三交代了他们的身份显赫,而自己不过是一个陪酒女,如果他们追究……

她忍不住求救地看向了云飞,起身拼命道歉道:“对不起高总,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她的道歉被一只手阻断。云飞摆摆手,无所谓地笑了一下,“一件衬衫而已,小事儿。大家继续喝啊!”

白沐冰提着的心刚刚放下去一半,就见云飞又补了一句:“这个妞儿,今晚我包了。”

身边立刻响起了起哄声,以及另外几个陪酒女投射过来的羡慕目光。云飞说完这话就转身进了洗手间。

白沐冰只觉得脑袋轰的一声。

包了?这是什么意思?自己不是来陪酒的么?她明明跟陈哥反复强调过,只陪酒,不卖身!

“对不起高总,我想您误会了,我只是陪酒的!”

“哈哈哈!”

“哈哈哈!”

“这妞儿是新来的吧?”

白沐冰渐渐被不安笼罩,那些男人看着她毫不掩饰的觊觎目光,以及同为女人的同伴们讽刺的眼神,让她恍如一个笑话。

一个肥头大耳的男人醉醺醺地站起来,“你最好识相一点,高总看上你,是你的荣幸,你如果不愿意陪他,今晚可能会免费陪我们所有人。”

白沐冰瞪大了眼。

这是什么道理?当初来应聘的时候明明说好了的,不卖身不卖身不卖身!她身上毕竟还有贵门女儿的心性,觉得这分明是违反了合约,她要去找陈哥理论!

转身才摸上门把手,另一只手腕就被人狠狠握住了。白沐冰还没反应过来,整个人被狠狠一甩,摔到了一边的茶几上。她惊恐地看着抓她的那个谢顶的瘦子,居高临下地看着她,对一旁的一个小姐说道:“那你们陈经理叫过来。”

白沐冰不敢动弹,眼巴巴地等着,终于等到了陈哥熟悉的身影。

“陈哥,你快跟他们解释一下,我只陪酒不卖身的啊!”

陈哥是个精明人,一眼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他眼中露出一抹狠色,飞快地过来甩了她一巴掌,白沐冰当场就懵了。

陈哥赔笑道:“大家继续玩,我教育她几句,很快就回来,对不住,对不住!”

白沐冰如同一个木偶,被他拉着到了门口。

“你以为这是什么地方?对,你是陪酒的没错,但在这里,客人才是最大的,他们要你陪睡,你就得陪睡,你要是不肯,今天你可能被玩废了也出不了这个门!”

白沐冰狠狠地倒吸了一口凉气。

一直走到了贵宾室里,白沐冰才回过神。她猛地拉住陈哥的衣服,“当初明明说好了的,你怎么能出尔反尔!我不干了!”

陈哥一转身,又是一个巴掌。

他脸上露出一抹狠色,“既然进了这里,就不是你愿不愿意的问题了。当婊子还想立牌坊?我警告你,你要是好好干,今晚的收入,我就分你一半,你要是不配合,明天我就让小王他们几个好好教教你怎么陪客人!”

他所说的小王,是这里的服务生,在她刚来应聘的时候就对她露出垂涎的目光了。白沐冰不傻,自然知道他说的是什么意思,在陈哥丢下一句“你可想好了”之后,愣愣地看着他出了门。

门砰地一声被关上,惊得白沐冰瞬间回了神。

不行,她不能这样被逼良为娼!

第4章 绝望

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她趴在门上听了会动静,确认陈哥走开了,轻手轻脚开了门。

贵宾室是一列A开头的房间,来报道的时候陈哥就带她认识过了。此刻她轻手轻脚地走在铺着厚重地毯的走廊上,全身的每个毛孔都在警惕。先逃出去再说!好不容易快要走到尽头了,她忽然听见不远处传来了陈哥的声音。

糟糕!

从刚才那俩巴掌,白沐冰已经深深知道陈哥的脾气了,这会如果被他抓到,自己的下场……没有时间犹豫了,她转头看到旁边的贵宾室开着一条缝,飞快地闪身躲了进去。

就在白沐冰闪身而入的一瞬间,陈哥带着一位客人笑呵呵地经过了走廊转角。他倒是没有想到,这个白沐冰看着傻乎乎的,又不像其他妞儿一样会勾人,竟然傻人有傻福,也被人看上了。看来自己当时真的没有看错人,技巧嘛,可以调教,这姿色,还是应该放在第一位。

他越想越是满意,脸上的笑容都加大了几分。

而这头,白沐冰几乎整个人都贴在了门上,屏住了呼吸。听着陈哥的声音渐渐远了,她这才松了一口气,觉得自己像是刚刚经历了一场恶战,这会才算是逃出生天了。

她才平息了一会呼吸,准备开门看看外面的动静,忽然听到后面有门开的声音。

白沐冰下意识地转头看过去,她刚刚是蹲在地上,一转头,一眼就看见了某个不该看的部位……说出来也许可笑,即便是跟冯简结婚了三年,她也一次也没见过男人的身体。

只因为,冯简从来也不碰她。

想起这个,她晃了晃神,这呆头呆脑的模样,落在某人眼里,就成了不知羞耻的沉迷。

上官浩是一向知道自己有多受女人欢迎的,但这么第一次见面就直勾勾地盯着他某个部位看的,他还是第一次见。

上官浩的脸色黑了下来。他向来是厌恶女色的,更别提是这种地方的女人。要不是应酬需要,他根本不会来这种地方。都怪云飞那个小子,非要拖着他来这。好不容易脱身,才去洗了个澡的功夫,出门竟然就碰上了这么个恬不知耻的女人。

果然是这种地方出来的女人。

由于是一个人在室内,他洗完澡就自然而然走出来了,压根没想到这里会有个不请自来的女人,自然也就想不到,自己一世英名,就这么被人看光了。

“你预备看多久?”

冷冷的声音从头顶落下来,白沐冰瞬间回过了神,这才发现,自己竟然不合时宜地盯着男人的那个部位看了那么久……她的脸立刻红到了脖子根,慌忙站起身,捂住了眼睛转过身道歉:“对不起先生,我不是故意的,我刚刚是因为在想事情所以看了那么久……不是,我什么都没看见……”

白沐冰越说越乱,自己这究竟是在说什么?

上官浩却没有心情看她这般作态。他已经认定了这女人又是主动送上门的,这都第几个了?冲着他的身份的,冲着他的脸的,这些年,他早就厌倦了。

皱着眉转身拿了件浴袍披上,他抱臂看着那个缩在门角落里的女人。

越看,越是不爽。

看她穿的什么衣服?两条大腿直白地露在外面,这不就是让男人摸的么?因为刚才的动作,本来就短的裙子又被撩上去了一小截,好巧不巧,上官浩看到了她裙子底下露出来的白色底裤的一角。上官浩眉头皱得更紧,视线上移,看到了她因侧着身子而不经意露出的胸前风光。

上官浩冷冷一笑,说道:“你还挺有心。”

听到他的声音,白沐冰一愣,估摸着他应该是穿好衣服了,这才窘迫地转过身,有些不好意思抬头看他,低着头道歉:“对不起先生,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刚刚……”

“这样的手段,你对多少个男人用过了,嗯?”

尾音微微上翘,听起来危险无比。白沐冰知道他是误会了,但毕竟是自己犯了错在先,更何况现在脱身要紧,不是纠结这些的时候。

她非常真诚地深深鞠了个躬,用了十二万分的诚意道了个歉:“我真的不是故意的,躲到这里打扰到您也是无奈的做法,我这就走,不打扰您休息了,对不起。”

由于领口开得大,她弯腰的时候,上官浩几乎一览无余。他眼睛眯了起来,在她转身去抓门把手的时候,猛地拉了她一把。

这是今晚第二次被摔了。不过这次还好,是摔在了柔软的大床上。

由于微信篇幅限制,只能发到这里啦!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后续剧情高潮不断!
发表